生意场 > 富二代 > 坚守真爱有多难?亿万富豪之子甘当“牧马人”

坚守真爱有多难?亿万富豪之子甘当“牧马人”

生意场 2009-07-02 11:31:31 来源:《家庭》

  陈拓实的父亲是温州知名的民营企业家,有着亿万家产。父亲希望儿子大学毕业后以家族利益为重,与门当户对的姑娘结婚,以便将家族生意进一步做大。陈拓实却选择了另一条人生之路:娶自己心爱的姑娘,然后和妻子远走美国艰苦打拼,凭自己的努力成为美国社会的金领,在“和自己所爱的人生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中找到生活和爱的真谛……

  以下为主人公的自述。

  逃离富豪之家,美利坚打造真挚爱情

  1992年5月,到美国考察的父亲通过纽约的朋友,找到我和妻子的住处——市区一栋老旧小洋楼顶上的一层残破小阁楼。看到父亲那一瞬,我欣喜万分,几年不见父亲,亲情的温暖涌上心头,与父亲间的不快被我抛在脑后,我和妻子迎上去,招呼道:“爸爸,您来了!”

  父亲低着头,走进每迈一步地板就会“咯吱咯吱”响的小阁楼里,坐在我们唯一的家具——一张拾来的旧席梦思床垫上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在我的脸上,长时间地看着我一声不吭,表情显得恼火而悲伤。半晌,父亲再次看我,说:“来美国两年了,还是这个样子。你觉得自己混得好吗?”我看着父亲,心里五味杂陈!

  1989年春,我和相爱四年的女友戴梦雪不顾父亲反对结婚了。之前,父亲一直认为,能与陈家联姻的只能是同样有实力的殷实之家。为此,在生意场上百般奔忙的父亲,竟然花大量的时间亲自物色来一个理想的“儿媳妇”——对方家业与我们家相当,都有数亿元家产。我断然拒绝,声泪俱下地说:“爸爸,我喜欢梦雪,梦雪也非常爱我。我们相约终生相爱,不会分天涯相依开……”

  父亲勃然大怒:“你太幼稚、太书生气了!我告诉你,我们陈家是经商之家,不是书生之家!我的儿子应该和我一样驰骋商场,所以,我的儿媳妇得由我来选,这关乎整个家族、甚至两个家族的兴衰,你明白吗?”

  我愤怒地喊起来:“爸爸,都什么年代了,您还这样?”

  我不顾父亲的反对,与梦雪如期举行了婚礼。我原以为父亲只是说气话,岂料婚礼自始至终父亲都没有出现。父亲的决然举动,令我和妻子非常伤心。

  新婚不久,我计划去美国深造,靠自己的能力打出一片天地。我开始日以继夜准备托福、GRE考试。四个月后,我以托福603分、GRE近2000的高分被美国六所大学同时录取。1990年秋天,我顺利地拿到了美国签证,向学校提出申请妻子来美国伴读。几经努力,第二年,妻子终于来到美国。

  其间,父亲事业越做越大,成了浙江温州籍著名大地产商,家产愈益丰厚。这次来纽约,他除了商业考察外还有两个目的,一是劝说我回国继承家业,如我不回国,他准备在美国为我搭建商业平台,让我弃学经商。

  父亲站起来,很小心地挪步到小阁楼的正中间:阁楼呈三角形,只有这个位置才能站直身体。生意场上很得意的父亲,从气质到精神都显得非常好,西装笔挺,领结扎得很标准,头发和他的皮鞋一样亮。

  “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种样子,住这种地方。我的一些朋友的孩子,到美国一两年就成了百万富翁!我更没有想到,你赌气来美国是为了读书,而不是挣钱,活成这个样子,丢家族的脸!”父亲压着嗓门说,我能听出他的恼火和不满。

  我对父亲说:“如果只为赚钱我不会来美国,在国内与你安排的名门之后结婚,再让你带着闯荡几年,就能成为知名商人。可我想按自己的方式生活!爸爸,您能帮帮我吗,我为转专业申请转入纽约大学金融系,但得支付第一学期1.5万美元,我只有4000美元,您帮我出这1.5万美元的学费,或者你借给我……”

  父亲转身朝门外走去,抓住门把时,他停住,转过头来,对我说:“读书有什么用?你现在回国还来得及,一切我替你安排好。条件是:只能你一个人回来!”

  我追上去抓住父亲的一只手,说:“爸爸,我想好好读书,借我1.5万美元,我以后还你!”父亲瞟了我一眼,说:“我不给!你既然选择这样的生活,那就自己想办法克服困难!”说完,他挣脱手出门走了。

  观念不同,使得我和父亲在异国他乡不欢而散。父亲万分失望地踏上归途,我也为和父亲再次不和而苦恼万分。

  因为没有钱,我只好转读学费相对低廉的纽约市立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我发奋读书,以最快的速度,于1994年6月获计算机科学硕士。几个月后,我单枪匹马闯入华尔街一家公司——银行家信托,一个发挥我才能的地方!那时的华尔街,中国人凤毛麟角,我是部门里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国人,实现了梦想的第一步。

  成功的喜悦让我感到由衷的快乐!同年,不甘落后的妻子自学通过托福考试,也进入纽约市立大学,开始攻读商业会计学位。

  从世贸北塔逃生,经历“9·11”更珍惜生命

  在潜意识里,我总是遗憾没能进美国的一流大学读书。工作不久,我通过努力终于进入了梦想的学府——纽约大学,进修金融学硕士学位。在华尔街这些年,我从一般职员做起,从金融软件开发分析师到“9·11”后任全球第五大财团瑞士信贷证券投资部助理副总裁,直到全球第二大银行——美洲银行证券部副总裁,职位一路上升!

  我和妻子不用再为区区1万美元四处奔波,我们也早就搬离了那层小阁楼。我们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成了美国社会的金领一族。

  其间,父亲尽管对我这个叛逆的儿子失望透顶,但还没有绝望,我在美国发展势头很好,他仍希望我能回国当助手,把家族的事业做大,最后交给我。

  2000年10月,我的小弟结婚,父亲打电话让我回去参加弟弟的婚礼。父亲的本意是只要我能回来,他就有办法说服我留在国内。父亲怕我拒绝,提出只要我回去就给我10万美元。放下电话,我觉得父亲有点儿孩子气,还把我当孩子。当初,要是您给我1万美元,我会感激不已,但现在这点钱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

  我请假而归。小弟的婚礼相当隆重,新娘是中国著名体操运动员,曾获亚运奖牌,新娘的母亲也是浙江著名民营企业家。婚礼惊动了许多政府要员以及各行各业著名的企业家,杭州市政府一位负责人做新婚夫妇的证婚人,省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做婚礼主持。

  我被父亲安排在主席。那天,父亲神采飞扬,将我介绍给坐在主席上前来道喜的政要、中国十大民营企业家和当地的房地产大亨。从父亲的口气中我听得出来,尽管他对我当年出走很恼火,但对我在美国取得的成功还是非常满意的。

  父亲在为我的回归作最后的努力。喜宴结束后,父亲当着众多亲友的面,提出让我回国接替他的事业,条件是放弃美国的一切,包括放弃妻子戴梦雪。父亲最后还要兑现10万美元的许诺。我笑了笑,当面谢绝了父亲的美元,当然也谢绝了父亲的挽留,决定回美国。

  临回美国的晚上,我和父亲爆发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争吵。父亲撵走了小弟、弟媳和母亲,关上门,将领带扯得乱七八糟,敞着衬衣领口,对我大声吼叫:“家族利益永远是第一位!这关乎子孙后代,关乎千秋大业!从这个意义上说,男人就应该为家族利益牺牲一切个人利益,换句话说,爱情、婚姻、家庭等一切的一切,都要服从于家族利益!爸爸替你找的儿媳妇家族和我们一样显赫,两家联姻势必能使两个家族壮大!相比之下,你那些个人之间的卿卿我我、小恩小爱,显得多么渺小、多么微不足道!”

  我也怒不可遏地嚷着:“爸爸,您把创造和累积财富看得高于一切,短时间内创下数亿家财,您做得很成功。您认为这是男人、丈夫最应该做好的事,一切都要为之服务,包括婚姻和爱情……我说不出您错在哪里,因为无数男人连让妻儿温饱都做不到,终日生活在困苦之中。但我认为:一个成功的男人,除创下必需财富外,应该腾出时间和精力去干点别的更有意义的事情,包括经营婚姻和爱情,也包括创造良好的生活方式,如简约、健康、行善……可您眼里只有财富一样,别的您都不屑!这是我和您最根本的分歧所在!爸爸,您真认为我们能调和吗?”

  父亲恶狠狠地瞪着我。半晌,失望的潮水涌了上来,淹没了他双眼中的怒火。父亲对着镜子将领带重新系好,梳好头发穿好西装,打开门扬长而去。门外,父亲愤怒的吼叫声响彻整个夜空:“少了你一个,家族的事业毁不了,我还没有老!”

  第二天,我启程回美国,回到了妻子身边,我要坚守这份恒久不变的爱情!

  2001年9月11日早上,我和往常一样准时到公司上班。我的办公室位于世贸大厦北塔80层。8点多钟,我刚打开电脑准备工作,感觉一阵剧烈的摇晃,桌上的一杯咖啡溅了一地,我的第一反应是地震,但并未恐慌。几分钟后,我听到全体紧急撤退的广播通知,意识到出大事了!这时电梯已经停运,我和同事迅速下到78层寻找出口,意料不到的是,楼体变形,八个出口的门全部卡死打不开。我跟着三四百人后面,挤作一团……最后,大楼管理员带领我们打开一处楼梯门,一个紧贴一个奔向生命的出口……

  从78层楼梯上下来,是多么遥远的路啊!我整整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一楼,街上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到处是刺耳的警笛和人们恐慌的呼喊声,我这时才知道,世贸大厦南塔坍塌了。我撒开腿跑,没走几步又想打电话给妻子报平安,并告诉她不要来,这里太危险,可手一软,手机掉在地上,弯腰去捡时眼镜又掉了,来不及捡眼镜,我拼尽全身力气狂奔,我只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要见到妻子!

  两分钟后,世贸大厦北塔就像一块融化的巧克力,轰然倒塌了,伴随着巨大的轰鸣,黑色的浓烟高达四五十层楼,恐怖极了。轰鸣声难以用语言形容,只觉得天上地下、上上下下都是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人的惨叫声……我赶紧接着飞逃……

  此时,妻子梦雪从电视里看到双子星座轰然倒塌,一个浑身蒙着厚厚白色墙粉的小伙子正向路人描述逃生经过,边说边流泪:“完了!两栋楼都塌了!”她顿时脑子“嗡”的一声变成一片空白:丈夫被活埋了,再也见不到了!她赶快往外跑,站在变得陌生的街头,看着纷乱的人群,绝望潮水般淹没了她,整整两个多小时,她感觉自己把一生的泪都流干了。她跌跌撞撞来到好朋友小莺的办公室,出乎意料地,居然看见丈夫完好无缺地坐在那儿!

  我迎向妻子,告诉她,我知道她一定要找到这里来,小莺是我们夫妻俩最好的朋友……我说:“只差两分钟就见不到你了,我走出北塔两分钟后,它倒塌了!”

  妻子百感交集,扑进我怀里边笑边哭,泪流满面,这才感觉到原本麻木的身体有了疼痛感,牙神经隐隐作痛,头像裂开似的……

  “9·11”后,美国经济变得动荡不安。2002年8月21日,我所在的公司开始裁员。首批名单中没有我,可庆幸劲儿过后,我便在12月14日的第二批裁员名单中找到自己的名字,一下从华尔街的金领变成无业人士,我情绪落到了最低点。

  夜深了,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妻子也无法入睡。我和妻子紧紧相拥,妻子安慰我:“我们连死神都能躲过,还有什么坎迈不过去的?”我听后很感动,妻子跟着我这么多年,不求名车别墅,无怨无悔,不离不弃,甚至没收过我的一束鲜花。冲着妻子对爱情的一片真情,我怎么可能闲着?第二天,我出去找工作。

  我在纽约大学读金融的学历起了作用,我很快成了电脑金融跨专业人才,在华尔街一片裁员声中,我以两个月零十四天的最快速度进入全球第五大财团华尔街前十强大公司——瑞士信贷,年薪比原来还高,职位升至助理副总裁!

  “9·11”时,我在“阎王殿”门口晃悠了一下。重又站立在蓝天白云下,回味人生的轮回起落,我感慨良多。生命很脆弱,命都没了,钱再多有什么用?按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多么重要,多么难得!回头看,我们身边和国内的许多朋友,离了婚再婚,再婚又再离,面对物欲横流金钱至上,很多人迷失了方向。

  我和妻子相亲相爱,是什么力量让我们不弃不离?我和妻子讨论着生命和爱情的意义,觉得有必要把我们的爱情故事写下来。从此,我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创作以闯荡北美为主题的第一本书。记录“9·11”当天感受的一节,是妻子写的。

  不经意间,我发现妻子有写作天赋,便鼓励她把陪读经历写下来。2006年下半年,梦雪辞去了会计师工作全职写作。她在《闯荡北美》第一版的基础上加入十几万字,补充加工润色成修订版,由现代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我们将《闯荡北美》的全部版税捐给希望工程,为祖国教育事业尽微薄之力。

  岁月无情父亲老了,可您何时明白儿子的心

  我和妻子的爱情伴着事业一起成长,但并没改变父亲对我的看法。

  2004年,父亲被《经济日报》评为中国经济百名杰出人物之一,2005年,被中国发展和改革国际促进会评为中国经济AAA级精英,2006年上了首届华商领袖年会全球100位华商品牌人物榜。凭着这些年的巨大成功,父亲在价值观上,与我和妻子渐行渐远。

  转眼到了2007年底,父亲打电话给我:“拓实,回国来吧,过几天就是我70岁生日了,回来为我祝寿吧,你是长子呀,必须回来!”我立刻答应了父亲。好快,父亲转眼间70大寿了,老了。不管多大的冲突,我都要回去为父亲祝寿!

  生日宴上,父亲尽管腰板挺得笔直,四处给人敬酒或接受别人敬酒,但我看见父亲行动比几年前迟缓得多,“人老腿先老”这句老话有道理,父亲迈步时步子有点拖,速度也慢、很小心……生日宴场面很大,我被父亲安排在主席,父亲向我一一介绍主桌上的富商巨贾,并要大家今后对我多加关照。

  晚上,我随父亲回家了。这个家,我离开10多年了,这是第二次回来。家中熟悉的一切让我非常感触。进了父亲的宽大的书房,我们父子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会儿,父亲对我说:“这次你回美国辞职吧,带着梦雪一起回来。”

  我一听差点儿掉泪,父亲这么多年第一次让步、第一次承认梦雪是他的儿媳妇并同意让她回家。以父亲的性格,他让步只有一个理由:他老了!我心里说,爸爸,您从不理睬儿媳妇,她叫了您那么多声爸爸,您没有应过一声,她后来都不敢喊您了。

  “过去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不计较你,你也别计较我吧……我70岁了,干不了几天了。可家族的产业不能废了,这是我的责任,更是你这个长子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已经在西湖边给你准备了一套别墅,另派给你一辆奔驰,秘书司机都选好了。我主持的两个大项目南宋御花园和金融大厦,上百亿呢。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能力者我信不过,没能力的人请来何用?儿子,你是最佳人选!”

  父亲的话充满退让的沧桑感,让我差点落泪。父亲白手起家,年过七旬还在奋斗。然而,父亲安排的生活并不是我和妻子想要的,我只能再次婉言谢绝:“爸爸,我真的动摇过——单单因为您老了这唯一的理由,我都想回国、回家,回到您的身边!我也有能力将您创下的家业做得更多,因为我比弟弟更专业。但钱对我来说不是生活的全部,我和梦雪赚的钱足够过体面的生活,我们对自己的生活相当满意,我敬佩您的精神,但不想过您安排的生活,我还是要回去。您把家产交给弟弟经营吧,顶多弟弟赚的钱比您期待的少一些,更何况您还能手把手地教他呢……”

  父亲气愤地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这么小资情调,你写那些破文章有用吗?在国内,说这个人是‘作家’就像打他的耳光,是骂人,骂他穷得没人瞧得起!生活不是风花雪月,只有钱是真实的东西!钱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你们在美国这么多年,连自己的房子车子都没有,为何还要打肿脸充胖子?”

  我笑着回答父亲:“在美国买一套房子,也只是我们一年的税后收入而已,这点钱我们出得起。我们一个月的收入能买一辆车,我们不开车是为了环保。最重要的是,在美国,作家与大学教授、科学家同样最受人尊重,超过总统和亿万富翁!”

  父亲大怒,猛拍桌子:“我白生你了!你太不孝顺,真是读书读傻了!你再不听话,今后我的钱你一分都别想拿!你们每年赚40万算什么?我去过美国,30万美元在纽约只能买座小破房子!你一个月的收入能买什么破车,能买劳斯莱斯吗?我随便搞个项目就能赚上亿!你在美国没车没房生活清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我激烈争辩道:“您以钱来衡量人的成败,所以才会觉得不屑。可我们更追求精神上的满足快乐,做自己喜爱的事,爱所爱的人、按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才最重要!抱歉,我们很难谈下去。您的心我们领了,但我不能接受,对不起!”

  在父亲惆怅、失望、复杂的注视下,我走了。我决定回美国,回到妻子身边!

  我知道,这一走意味着和父亲永远分离。我很心疼,但我不后悔!

  父亲一直在我身后无言地注视着我,直到我上了出租车,什么话也没有说。

  与父亲分别后,我回到纽约和妻子继续过平静安宁的写作生活。由我构思、妻子执笔的第二本书《独闯华尔街》由中国出版集团出版了。我通过朋友将这些成绩转达给父亲,父亲却再三反问朋友:“我儿子的真实想法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放着豪华的生活不要,偏要那样生活,是什么让他着迷而置整个家族利益于不顾?”

  我让朋友转告父亲:我和妻子经常手牵手饭后散步,周末听听音乐会,看看歌剧;平时逛书店、看电影、游览博物馆,长假日游历山川古迹;我们崇尚环保,不养车,乐于慈善、低消费,爱护地球,不给地球增加压力……这是我们追求的生活!

  我和妻子用行动信守爱的诺言,可父亲哪,您何时能明白儿子的心?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陈拓实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