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王永庆之子王文洋上演王子复仇记

王永庆之子王文洋上演王子复仇记

生意场 2009-06-30 15:01:48 来源:生意场

  如同王永庆这样富可敌国的经营之神,他对创办企业、管理台塑帝国、创造公司利润,信心满满,惟独对子女教育的良方妙策,百思不得其解。

  台湾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身故已近8个月,经营之神勤恳创业的形象犹历历在目,墓木尚未成拱,但王文洋等子孙的几番大动作,却使得家族争斗翻腾成为海内外众所瞩目的争夺遗产戏。

  在王永庆过世前4个月,美国福布斯杂志2008年6月5日公布资料显示,王永庆的财富净值68亿美元,位居台湾富豪第二位(台湾首富是国泰金控董事长蔡宏图,财富净值85亿美元)。王永庆的女儿王雪红与其夫婿陈文琦,以35亿美元财富,位居全台湾富豪第五位。当然,华人大富豪的身家财产究竟几何?以中国人习惯在财产上“留一手”的老作风,大老板金库的底部究竟有多深?恐怕不是福布斯所能尽窥底蕴的。

  2009年5月27日,台湾传媒报道,王文洋已向美国法院递出诉状,请求清查王永庆的遗产总额。据报道,王永庆遗产总资产高达102亿美元(约3336亿台币)。王文洋追查乃父遗产历时半年,除了台湾的550余亿新台币资产,还有价值高达2780亿台币的海外资产。果然,媒体后续报道指出,王文洋在今年5月13日,已向美国新泽西州法院递出声请,要求法院公布父亲王永庆遗产总额,并请指定王文洋为遗产管理人。

  6月4日,台塑石化召开股东会并改选董监事,原本预定王文洋进入常务董事会的计划,临时由王文洋的弟弟王文祥担任董事。

  王文洋一连串动作,被岛内传媒解读成“宁争股份,不要空壳董事”;也有媒体人认为王文洋颇有“王子复仇”的况味。究竟王文洋是争一口气,或是争取父亲遗留的庞大资产?这追查遗产的动作,是否以迂回手法达成“曲线复仇”的目的?各种疑惑扑朔迷离,仍有待时间验证。

  然而,从王文洋在父亲过世之后,特别是最近半年内的言行举止观察,确实能看出若干蛛丝马迹。

  几番大动作

  2008年11月8日,王永庆先生的告别式上,王文洋面容哀戚,引用老子的说法:“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他更悲伤地说:父亲醒来的时候,……我希望还能做他的儿子!

  2008年11月17日,王永庆过世不过才一个月,台湾传媒报道,王文洋对三房李宝珠子女寄出存证信函,要求公布父亲王永庆全部财产。虽然这则报道刊出之后,台塑企业有关方面随即提出严正表示“王文洋绝对没有来信要求公布财产”。但不管怎样,台北台塑大楼的空气中,似乎已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氛围。

  一位敏锐的台湾传媒记者在报道中点出端倪,王永庆停灵长庚大学礼堂期间,某日,王文祥推着坐轮椅的母亲杨娇(王永庆的二房,王文洋的生母)走向媒体,诉说与王永庆携手打拼的艰辛往事,当杨娇触及“娶三房以后,我们就离开了”的话题,推她轮椅的王文祥轻轻碰了碰母亲,杨娇随即欲言又止。传媒记者暗示这幕景象,将为尔后发生的事情预埋伏笔。

  11月26日,传媒引述王文洋对有关“存证信函”事情的澄清,那信函是王郭月兰寄的,不是他寄发的。王郭月兰是王永庆的元配。

  到了今年3月12日,台塑企业总裁王文渊当着传媒记者公开表示,台塑、台化、台塑石化今年6月改选董监事时,将安排二房子女进入董事会,王文洋也可担任台塑企业旗下公司董事。

  今年3月17日,王文洋出席“台湾竞争力论坛”,面对媒体追问是否无意回到台塑集团?他表示,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有没有能力或者是否适合,都不是自己能回答的;并强调,世界上能有多少人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至于是否重回台塑,参与公司治理,王文洋说家族和谐是最基本的,但是,和谐当中要有不同意见才会进步,而且80万股东的共识才重要。

  5月21日,台塑总裁王文渊透露,今年台塑董监改选,王文洋将返回台塑集团,并将规划进入台塑石化董事会,出任董事。在此同时,同为二房的长女王贵云告诉传媒,二房子女将抱持学习心态进入董事会学习。就在王文渊讲话不过两天后,岛内媒体即传出王文洋在美国打官司,要求公布父亲王永庆的遗产总额的消息。王永庆过世后,王文洋透过友人调查父亲遗产情况,发觉王永庆名下现金和资产与想象落差很大。这也是王郭月兰发出存证信函,要求公布王永庆遗产情况的原由。

  王文洋越洋打官司的传闻公开以后,王文洋的胞姐王贵云说,她是事后才晓得王文洋跨海查遗产,这事发生得太突然,她真的不晓得王文洋到底在想什么?她会利用休假的时候找王文洋谈一谈。

  台塑改选董监落幕后,消息指出,王永庆海外资产已知数目约为台币2648亿元,6月19日美国将有一场公听会,决定是否核准由王文洋担任遗产管理人。这场追争遗产的风波,势必将在太平洋两岸,演变成一场企业与家族的“海啸”。

  教育经

  追争王永庆遗产风波,眼看即将愈演愈烈,人们除了关切事态发展之外,也不免对王文洋的个性特质、成长历程感到好奇。

  世上似乎所有精明干练的父亲,都对儿子期许甚高,然而往往天不从人愿,不论儿子再怎么积极进取,即便用尽浑身解数,欲讨父亲欢心,强势父亲总是嫌儿子“虎父犬子”。

  王文洋13岁那年,被父亲送到英国伦敦,刚开始语言不通,全校只有他一个中国人,班上洋同学老是欺负他,有一次王文洋被打得鼻青脸肿,全身是伤。躺在学校宿舍里,王文洋心想,父亲远在几千里外,不可能在身边保护他,必须自立自强置之死地而后生。为了防身,王文洋开始去学中国功夫,反击那些欺侮过他的洋同学,结果反败为胜,再也没人敢欺负他。

  王文洋念的是英国的公立学校,教育采取军事化管理,同学之间讲究学长、学弟伦理,低年级学生要为高年级学长洗衬衫、擦皮鞋,以磨练学生的耐性和合群精神。王文洋取得企管硕士、化工博士两项学位,曾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经父亲同意,花800美元买了一部破旧汽车。回国后,王文洋从南亚塑料公司课长、生管组长、厂长、副理;一路做到协理,原本即将晋升副总经理,并且被视为王永庆接班人,这时发生“吕安妮事件”(王文洋爱上他的学生吕安妮,并结婚生子),王文洋便于1995年离开台塑集团,于一1996年自行创办“宏仁集团”。

  在“强势爸爸”的心态下,王永庆对王文洋,可谓爱深责切,期待很高,失落亦复不小。

  1981年,王永庆在接受《天下》杂志访问时,颇为感慨地说,“有钱人的子女已经有资本、有条件了,做不做得好呢?做得好的很少。就算美国又有几家?日本的三菱、三井的创办人后代,到现在都不再是股东了,有成就的很少。……我跟日本人接洽几十年了,看到孩子当社长的,大部分都是花花公子,装样子的。一问他,他会说,我比较专门,大政策我决定,小事情,我得叫负责的部长、课长来问。很多这样的情形。老实讲,我看不起他。……另方面,如果出生在贫穷的家庭,父母没有管教,但他晓得自己出身贫穷家庭,明天没有米吃了,看见父母这样辛苦,同情心油然而生,要努力把事情做得比以前更好……这种心很强烈,自然就会努力,就会变成功了。”

  言谈之间,王永庆慨叹天下事,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惟独子女教育没有办法做。

  我们可以想象,如同王永庆这样富可敌国的经营之神,他对创办企业、管理台塑帝国、创造公司利润,信心满满,惟独对子女教育的良方妙策,百思不得其解。传媒对王永庆作前述访谈时,王文洋已经30岁,正所谓三十而立之年,成不成大格局,年逾花甲的王永庆看在眼里,心里早有一本账。

  未定之天

  王永庆的静夜感慨,似已依稀预知“传子不传贤”可能带来的企业困局,可是,在华人社会,他却又无法摆脱“传子不传贤”的欲念,这也是台湾岛内大多数本土企业的命定,这种命定或许曾经让王永庆内心深陷无奈。

  王文洋在王永庆的告别式上,那段深情流露的话:“父亲醒来的时候,……我希望还能做他的儿子!”明白揭示着王文洋深以父亲为荣,然而,我们如果翻开王永庆传记(郭泰《王永庆奋斗传奇》),就会看到他在1980年9月17日,在台湾明志工专,对学生演讲中说的一段寓意深远的话:“很多做父母的人,对于自己的孩子,从小养到大,甚至大学毕业以后,还要把财产分给他,养他一辈子。这种过度溺爱保护的结果,常常使得下一代懒惰腐化,害了他的一生。”令人不得不折服,王永庆虽然谦称无法做到严格教育子女,但这位仅有小学学历的经营之神,其实早已洞悉人性,更洞悉了父子(女)关系。

  不管王永庆满不满意,在长期焠炼磨砺的过程中,王文洋无疑付出过相当程度的努力,这一点,外界也应该予以正视,至于“王子”能不能赢得冠冕,赢得更多的“宝藏”,迄今仍在未定之天;即使“王子”自信能登上“王位”,似乎也还有一段荆棘遍布的漫漫长路要走。

0
+1
3
+1
文章关键字: 王永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