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俄罗斯金融寡头子女难承父业

俄罗斯金融寡头子女难承父业

生意场 2009-06-30 16:02:15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凡有钱人家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继承自己的事业,务使其利润够往后好几辈人花的,俄罗斯的金融寡头们亦如此。可是往往事与愿违,子女一般都辜负了父辈的期望。据说,那些大款的后代很少有人能承接如此重担。不过人们普遍认为在俄罗斯搞经济是件冒险的事儿。有人甚至将寡头的宝座比喻成电椅,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接通电流。再说,如今的这些寡头都是在艰苦环境长大的,已经习惯于为生活去拼命,可他们的孩子都是在温室里长大,不知道什么叫流血流汗,也不知道什么叫弱肉强食。

  子女教育兴开单灶

  许多俄罗斯寡头都还年轻,现在还处在生育年龄,不少人都是孩子一大堆。比如,阿布拉莫维奇有5个年幼孩子,别列佐夫斯基有4个孩子,霍多尔科夫斯基有两对双胞胎。可从来不见有说他们的孩子进托儿所和幼儿园的报道。有钱人家的父母都不兴把孩子送出去接受教育,而愿意在家里教养。这当然首先是从安全考虑,孩子越少出家门就越安全。像波塔宁的5岁小儿子,他除了上库尔舍维利的山地滑雪学校外,就再也不上别的学校。而且据目睹者称,他上山地滑雪学校有两个壮汉当保镖。至于上什么样的学校,首先考虑的还是安全问题,当然对教学质量也不放心,因为老师有弄虚作假情况。莫斯科市市长卢日科夫的妻子、莫斯科最大的市政工程建筑公司因杰科集团总裁巴图林娜的女儿先是进茹科夫卡贵族学校,她每月都得对她们进行测验,检查她们在课堂上获取的知识。后来她也检查烦了,干脆自己办一所学校让她们念书,这样她才放心。

  她的这所从安全角度考虑创办的学校是莫斯科的一所封闭式学校。校舍用高高的围墙围起来,从高处可以把校内外观察的一清二楚,还进行不间断的录像监控。来接孩子的车可以直接开进校园里,可接孩子的人得出示证件,只能是接受家长委托的人。

  不过,孩子长大后就很难将他们圈在学校里了。这些寡头子女很少有人具备普京总统的两个宝贝女儿──玛莎和卡佳──的耐性,她俩可是一直5年都是在家里接受教育。姐妹俩已经19岁和18岁,可同龄人还没有谁见过她们。那些寡头子女恐怕就只有送到国外去学习才会达到如此境界。比如说,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大儿子帕夫列去了哈佛大学后音讯全无。还有维克谢尔贝格的孩子也是如此,26岁的女儿在著名的耶拿大学死啃书本,16岁的儿子则在新泽西的Fieldstone高等学校发奋读书。

  子女难承父业

  不错,当别列佐夫斯基的女儿丽莎在剑桥大学艺术系研修时,她也是无声无息来着。可是当年轻的艺术家一回到家,整个莫斯科都为之轰动。当然,她的画也还是有人欣赏,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欣赏这位百万富翁继承人的生活方式。丽莎花钱从来不眨眼,还很乐意为周围的人掏腰包,喝酒、抽烟、进高级饭馆和时尚的夜生活俱乐部,样样都来。她还曾因吸毒而被捕。有一次她引发了火灾,把父亲送给她的一套富丽堂皇的住宅烧得一干二净。她还因同斯大林的后代、一位导演和音乐家同居而生下儿子萨瓦。总之,她只能算是个漂泊的画家。

  她妹妹卡佳的命运又截然不同。别列佐夫斯基一开始强拉硬拽要让她做生意,90年代末她曾在“罗卡瓦斯”和俄公共电视台担任高层领导,可除了嫁个好男人外,一分红利也没拿到。失势的别列佐夫斯基现在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开公司的女婿身上,也盼着两个儿子阿尔焦姆和格列布不仅能继承他的百万家产,还能继承他的超群经商能力。

  其实,大家都说别列佐夫斯基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不能怪子女不成器,只能怪自己不舍得为他们花钱。如果他能像拉利弗·萨芬那样大把为女儿阿尔苏花钱,丽莎也早就跻身于名画家之列了。阿尔苏想当年也曾是伦敦郊外一所中学默默无闻的的学生,连俄语表达能力都不尽人意,可现在人家成了红遍整个俄罗斯的大明星。要是别列佐夫斯基当年舍得花钱,丽莎也早成气候了。

  花的钱比挣的钱还多

  上面提到的拉利弗·萨芬如今是阿尔泰边疆区的一名议员,原先却是尤科斯石油公司的副总裁。他称阿尔苏为自己最成功的商业模式。据他说,投到女儿身上的钱不仅没打水漂,还加倍地收了回来。不过很少有人知道,拉利弗除了有个能干的女儿,还有个也同样有很高天赋的儿子。

  27岁的马拉特·萨芬(同著名网球运动员的名字一模一样)经常被人称之为“甜人儿”。不仅是人长得英俊潇洒,而且还会经商。这个年轻人现在已经拥有摩尔多瓦的4家糖厂和糖果厂。他花了1200万美元买下这4家工厂,并投资对它们进行生产重组。他的胃口还不小,决心要让摩尔多瓦的糖打进欧洲市场。小萨芬的另一个打算是买下拉脱维亚的一份可观的不动产。由他担任副总经理(他的亲叔叔为总经理)的AOSalienaReal公司不仅买下里加城中心的商业中心,还买了里加至尤尔马拉高速公路两旁的460公顷土地,打算建150栋高级小住宅楼,总投资不下5亿美元。

  顺便说说,小萨芬的经商手段也是很特别。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原先念商校的伦敦度过,他的妹妹和他们共同的朋友也住在那里。因此严格讲,马拉特·萨芬也不能算是父亲事业的合格接班人。首先,他现在还是花得多挣得少。其次,从老萨芬过去经营的模式来看,摩尔多瓦的糖厂以及里加的不动产跟阿尔苏的演唱活动一样,只不过是花架子而已。

  亚历山大·斯摩棱斯基的24岁的儿子尼古拉比所有百万富翁的继承人走得都远。他除了没注射海洛因外,可是什么享受都没落下。在卖掉父亲的银行后,他得到29亿美元,因此进了“福布斯”的100人名单之内。父亲有时候表现得特别慷慨,由着儿子随意糟蹋那份财产。这个年轻人一开始也曾想过经营银行,后来却改变了主意,毫不犹豫就买下了英国生产高级运动汽车的TVR公司,让保守的英国人为之一惊。疑神疑鬼的英国人还以为他为追逐高额利润要把TVR变成第二家福特公司。但尼古拉却向公众保证,他将恪守手工装配传统。他对赚大钱兴趣不大,规定每年只生产1000辆,每辆还是原来的价格──5万英镑。有意思的是,年轻的斯摩棱斯基也打算在伦敦定居,花800万英镑在那里买了一栋房子。

3
+1
0
+1
文章关键字: 阿布拉莫维奇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