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生活 > 周友福和他3.8亿元买的船

周友福和他3.8亿元买的船

生意场 2009-06-30 16:02:15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北京刚刚下过一场雨,雨后的空气少有的清新。

  皓宁集团董事长周友福很早就在自己位于东二环首创大厦的办公室里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皓宁集团总部搬到这里刚满一个月。这个上午,除了接受理财周报记者专访,他还要与合作方澳新银行开会,而不时还有几张印度的面孔出入他的办公室。

  白衬衫、灰西裤,面对理财周报记者,周友福显得有些疲惫。

  这间几十平米的办公室与很多国企老总唯一的不同是,门是敞开的,员工可以随便出入。而周友福则不时摆弄着手中的中华烟,扭过头去,对进来的人说,“我今天早晨把货出了,价位是……”然后,回过头来,继续跟记者谈话。

  向世界排名前50的银行借钱

  来自皓宁集团的数据,2007年其进口铁矿石600万吨,境外销售收入是7亿美元,境内销售收入是30亿人民币。这家以做铁矿石批发起家的公司现在是国内第二大民营铁矿石贸易商。

  周友福说,铁矿石进出口贸易是一种“一块钱买十块钱东西”的游戏。“一艘船的货物值1个亿,我需要拿出10%的保证金就可以交货,一般余额在3个月内付清。”

  只是这一次,周友福不再只支付10%的保证金了。为了平抑波动的运费率,4月21日,皓宁集团宣布以5470万美元购买诺顿(Norden)一艘4.5万吨的运输船,其中3500万美元的资金将由澳新银行提供的贷款支付。理财周报记者了解,这笔贷款的利息约为4个点,是国内银行的一半,贷款在3年半内还清。

  澳新银行是全澳四大银行之一,也是全球排名前50的银行。选择向澳新银行借钱,也是周友福在国家信贷收紧政策下的无奈之举。

  “民营老板都缺钱。”周友福说,“可以试试用外资银行的钱,因为外资银行对企业的固定资产要求并不高。”他介绍说,基于风险控制的考虑,在贷款时,国内的银行更加看重企业资产;而国外的银行则相对更看重公司的流水、股东构成、业界地位和以往的信用记录。

  皓宁集团成立于2005年,主要股东只有两人:周友福和另外一位澳洲的谢雨政先生。目前皓宁2/3的资产位于海外,其旗下的澳大利亚、印度公司是采购中心;香港公司则作为一些服务的中转站;北京则统一进行集团管理。

  皓宁处于外资银行更熟悉的游戏规则里,而且在海外经营多年后,皓宁已经积聚了信用优势,更加容易受到外资银行的首肯。

  “在澳新之前,皓宁也曾与法国兴业银行(行情股吧)接洽过,后来因为其交易员的违规操作我们转投澳新银行。”周友福说。

  机会占70%,努力占30%

  就在贷款宣布的当天,周友福花5400多万美元买下的商船也迎来了其第一笔买卖——与中远集团签订了临时租用合同,合同期为3年。

  对于身在一个资金量需求和风险都很大的行业,周并不感到畏惧,反而,他认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很好的行业,“机会占70%,努力只占30%,我很幸运。”他说。

  “前两年行情很好,即使这些民营企业拿到的铁矿石比国企谈判的价格高一点,但因为中国的铁矿石需求量大,这些批发商的日子也很好过。”周的一位零售客户对记者表示。

  这就是周友福所在的行业,交易额大,利润高,但风险也很大。“行情转瞬就变,特别是今年,汇率不稳定,批发商不敢随便囤货,拿到手就要赶紧甩出去。”上述客户解释说。

  理财周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国内的铁矿石进口,除大央企直接与铁矿石巨头谈判外,剩下的民间市场就被像皓宁这样的民营企业把持着。他们充当的是铁矿石的“批发商”角色,从海外进口铁矿石,运到国内,卖给一些民营钢铁企业。尽管相对于国企,他们的成本较高,但毛利率仍十分可观。

  “我要感谢河北地区迅速增长的钢铁产能和铁矿石需求。”在很多场合,周友福总是不忘说这句话,事实上正是这种需求成就了今天周友福的事业。

  1988年周友福毕业于河北的一所大专院校,之后就一直在从事进出口贸易。“做了5年陶瓷出口,之后进入五矿集团,开始从事铁矿石等的海外贸易。”周友福告诉记者,从十几年的“贸易生涯”中他赚取了大量的经验和第一桶金。

  “做贸易,长不了”

  “产品线越长,风险越小。”周友福也据此部署皓宁的战略转型。

  “我的目标是到2010年实现铁矿石分销1000万吨,在矿石上游形成一定的生产能力,逐步形成产业分销、贸易加工等核心的能力。”

  尽管在行业中拼搏多年且收获颇丰,但周友福对这个行业的持续性并不看好。“做贸易,长不了”,周友福认为,只有积极推进掌控更多的上游矿产资源,皓宁才能够安全度过行业的任何调整期。

  在进军资源市场时,周友福最先青睐的,并不是自己驾轻就熟的铁矿石,而是先在澳大利亚昆士兰港口附近投资购买了面积2000平方公里的主焦煤土地和探矿权。周友福解释,这是因为他在做铁矿石贸易时,发现铁矿面临着因产品生命线长带来的风险。“铁矿石炼成钢铁,钢铁使用后是废钢,废钢又是原材料。但煤炭不一样,用完了就是用完了,你必须再买煤炭。”

  但周友福并没有放弃铁矿石和其他的相关领域。根据刚刚披露的消息,皓宁正在与澳洲铁矿石勘探企业布罗克曼资源公司就10%的股权进行商谈,该项目计划2009年投产,年产量在1000万吨左右。

  选择私募更是一场博弈

  “拿一个煤矿做,再买个铁矿,买两三艘船,之后准备上市。先上海外,再上国内,这就是我的愿望。”周友福如此规划自己的事业。他表示,海外上市,他对美国的投资环境更感兴趣,并已开始准备。

  早在2008年1月,理财周报记者就在北京的某私募论坛见过周友福。周说:“那时候在谈,现在仍然在跟软银、美国社保基金等私募谈。1亿美元,30%的股权,还在考虑。”

  “除非我去买一座矿山,否则不会有很大的资金需求量。而买矿山的时候,也可以采用分批付款的方式,最初只要拿出首付的钱就可以。”周友福还有很多顾虑,“更重要的是,私募进入的时机。钱进得太早,皓宁就要付出较大的代价;进得晚,资金支持又跟不上企业发展的步伐。”

  何时是最佳的平衡点,周友福没有最终决定。但“如果选择私募,我肯定会选择外资”。因为,周友福选择私募的唯一理由是:企业在拓展海外业务时依赖外资私募基金的影响力和关系网

0
+1
2
+1
文章关键字: 周友福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