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女儿眼中的王永庆:最严厉的父亲

女儿眼中的王永庆:最严厉的父亲

生意场 2009-06-24 15:45:25 来源:生意场

  清晨五点半,台北市还没有从沉睡中醒来,王雪红身穿运动服,开始了在台大操场上的长跑,一直跑到天亮。然后回家冲个澡上班。这是与父亲王永庆相同的习惯。这样的锻炼每周四次,无论在台湾还是在大陆或是在世界各地旅游,王雪红的习惯没有改变过。在威盛的运动会上,她甚至依然保持着女子3000米长跑的冠军。

  王雪红被王永庆称做是最叛逆的女儿,台塑集团的元老们却认为她是王永庆7个子女中最像王永庆的人。

  身为威盛集团董事长,领导着仅次于英特尔、AMD的全球第三大芯片组供应商。王雪红的身价直逼父亲王永庆,可是“我每次见他都正襟危坐,怕讲错话。到现在还是这样。我常说神是我的第一个老板,父亲是我的第二个老板。”

  同样是用超乎寻常的勤奋渗透于经营管理之中,或许这就是王氏父女惊人成就的坚实基础。

  已经守了12个小时,王雪红在姐姐的劝告下离开了父亲的灵堂。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父亲王永庆的身体一向很硬朗,尽管已经92岁高龄,但他从没停止过工作。今年5月,王永庆还从台湾到内地为自己投办的厦门长庚医院剪彩。

  去世前几天,王永庆还担忧美国金融风暴对台湾的冲击,10月11日带着夫人和子女前往美国视察旗下的生产线和厂房,没想到在美东时间15日早上被送进新泽西一家医院,9点38分因心肺衰竭而过世。

  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逝世成为了台湾的噩耗,王永庆创办的台塑集团目前是台湾最大的民营企业,员工7万多人,资产总额1.5万亿新台币。他的逝世无疑成为了全台湾的损失。

  但在王雪红的心里,父亲却并没有离开。“爸爸是到天国去了,有一天我一定会到那边去跟他见面,我期待在那边能够跟他相拥,我相信他留给我们的勤劳朴实、脚踏实地做人、追根究底、止于至善,这些真的是可以给子子孙孙好好揣摩、好好实现的,这些都是我们最大、最大的资产。”

  王永庆遗留下来的最大的资产,并非是可以计算的财富,在王雪红的心里,王永庆给她的财富,是过去和一点一滴的记忆,起码这是无法计算的财富。

  “父亲是影响我人生前进道路的重要角色,在我的眼中,我的父亲是一位无所不能的人,从小到大,无论是做人还是创业,父亲一直在用他的实际行动教导我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感谢我的父亲对我的关怀,这是让我前进的动力。”王雪红红肿着眼睛说。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到了,家人从来没有这么整齐地聚到一起过。

  在王雪红心中,父亲有种“神圣”的光环,“我父亲做事的眼光和格局我都是蛮钦佩的,我现在以我父亲的女儿为荣。”

  “尽管在创业过程中,父亲没有给过我一分钱,但是他给的无形资产却让我受用终生。”在王雪红刚刚起步的时候,正是父亲在台湾企业圈内的巨大声誉帮助她少走了很多弯路;而父亲的商业经营理念也在王雪红身上得到传承。

  王雪红如果在台湾,每周都会去见父亲一次;工作遇到难题,也会向父亲请教。但见面前王雪红都要准备很久,就如同员工报告工作一般,甚至还带着新产品的说明书,生怕说错了。如今,在威盛集团,追根究底已经成为王雪红帮助各个企业主管不断改善经营的最基本方法。

  “父亲已经离去。只有对理念和精神的传承,才是对父亲最大的尊重和怀念。”最严厉的父亲

  “我读国三时被父亲送到美国读书,寄住在一位旧金山的犹太人家里。每周的开销,哪怕是一管牙膏我都记录得很清楚。我会把自己的开销目录寄给爸爸看。”那时,校园里只有王雪红一个中国人,要学习让别人接受自己,学习在寂寞的时候找一些事来做。柏克莱华人社区中心的图书馆里,王雪红常常窝在角落,看一整天书,读鲁迅、巴金、余光中的散文和小说。

  那段日子,按照父亲的要求,王雪红会定时给家里写信,汇报自己都做了什么、自己对某一本书的阅读心得或是对一件事情的想法。“他告诫我们要勤俭,在美国留学的日子里,爸爸很少打电话给我,因为打电话太贵。他总是定期给我写信,也给在英国留学的姐妹写信,每封信都写得很长,有七八页之多,都是告诉我们做人做事的方法。他会写很多经商的道理,处理事情的办法,告诫我们做事要追根究底,要一切从善。爸爸的字又草,写得又深,当时我有很多看不懂,但两三年前重新翻过,有很多启发、受益匪浅。直到现在我还保留着这些珍贵的书信。它们已经成为我的管理圣经。”

  王文祥与王雪龄回忆说,父亲早早将他们送到国外读书,就是要让孩子受苦,培养毅力。当年王文渊和王贵云出国时,连一句英文都不会,住校时常被欺侮,王永庆听到后,反应是“It is good。”

  “父亲相信唯有吃苦,孩子才能独立,要经过许多困难,才能培养毅力。长大后我们才慢慢认识了父亲,其实父亲对我们有说不出口的爱。”

  三年前,王文祥得了癌症,王永庆写了一封信给王文祥,王文祥形容收到这封信时很“讶异”,因为父亲的信都是谈工作,谈做人处世,但在这封信里,王永庆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公司的事情最好放在一边。”

  王文祥后来靠毅力撑过了近200次的化疗、34次的电疗,等他回来看王永庆,他回忆父亲“一直看着我笑”,还是没有抱他,但眼里都是“放下了!”的神情。

  在王雪红的回忆中,父亲晚年住在长庚大楼里,和他年轻时一样,坚持每天3点早起、跑步、做毛巾操、写文章、静思,然后精神抖擞地从13楼到楼下办公室工作,在父亲的一生中,他一刻也没有浪费光阴。

  清晨5点半,台北市还没有从沉睡中醒来,王雪红身穿运动服,开始了在台大操场上的长跑,一直跑到天亮。然后回家冲个澡上班。每周跑4次,无论在台湾还是在内地或是在世界各地,王雪红的运动习惯没有改变过。她在威盛的运动会上,依然保持着女子3000米长跑的冠军。

  王雪红被公认为王永庆最有出息的子女。但在王雪红的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称赞过她。

  “爸爸很严肃,像老板一样,我常说神是我的第一个老板,父亲是我的第二个老板,我每次见他都正襟危坐,怕讲错话。”

  勤奋已深入王氏父女的骨髓,如果说王永庆的勤奋是由于少年时候的经历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影响所致。而王雪红则给自己添加了一层宗教色彩,她说:“神说,如果不努力,事物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一勤天下无难事”,超乎寻常的勤奋渗透于经营管理之中,为王氏父女的惊人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最叛逆的女儿

  威盛集团董事长王雪红给人的印象深刻:大嗓门、爽朗的笑声、率真的性格。而在她的骨子里充满着对自由的向往和叛逆的性格。

  王雪红被王永庆称做是最叛逆的女儿,台塑集团的元老们认为她是王永庆7个子女中最像王永庆的人。

  从美国学成归来,王雪红加入了二姐的大众电脑。刚工作不久,在一次交易中,便被人骗走70万美金。倔强的王雪红不顾姐姐、姐夫的劝阻,只身前往欧洲讨债。半年多时间,讨债无果,但是王雪红由此对于电脑市场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这也成为她后来投身芯片市场的前奏。

  后来,王雪红也曾到父亲的台塑工作。但是,不到一个月,她又离开了。因为她始终固执地觉得,只有独立开创一片事业,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1988年,王雪红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王雪红开始创业没有依靠父亲,而是将母亲给的一套房屋抵押贷款500万台币,与陈文琦、林子牧合伙创办了威盛电子。创办宏达电也没用父亲一分钱。此后,王雪红的事业一发不可收,威盛集团下的企业多达33家,若加入宏达、建达、全达,营收超过650亿元,其中有3家上市公司,王雪红担任董事长的企业就有16家。而这些都还不包括王雪红个人名义的投资。威盛已发展成为仅次于英特尔、AMD的全球第三大芯片组供应商。王雪红的身价也直逼父亲。

  身为台湾女企业家首富,王雪红却没有什么物质欲望,她说:“我的一切都是神的,我已经很满足了。”她记录用的是一本小学生常用的不到5元的笔记本,坐车是开了好几年的丰田Camry。在台湾,她自己开着的是一部老爷车。一样的坚韧

  事业的成功伴随着挫折和难关。王雪红也经历了威盛与英特尔全球范围内起诉案的纠缠,经历了宏达经营电脑还是PDA的艰难抉择。“每件事我都有波折,从来没有平顺过。”

  从小学钢琴的王雪红,本想当音乐家,一开始在加州柏克莱大学音乐系作曲组学习,进去后才发现,自己和天才比差太远了,自己作曲要想很久才出一个句子,人家是才思泉涌。王雪红和老师商量后转学经济学。

  1988年,王雪红创立威盛,1999年,威盛一上市就陷入了与英特尔的专利官司中。从此威盛与英特尔的官司和竞争就没有断过。威盛被英特尔起诉,600多元的股价下跌到40多元,王雪红并没有表现出沮丧,这给公司带来了稳定的力量。

  在台湾科技大亨中,王雪红显得独树一帜,她有一群聪明优秀的工程师为她效力。威盛电子现任CEO陈文琦、现高级副总林子牧当年带着卓越技术,满腔热情回台创业,最终选择与王雪红合作。正是因为她放手把经营权完全交给这两名专业人士,有容忍失败的气魄,以谦虚和尊重的心态和职业经理人相处,才将威盛推向了一个又一个高峰。

  “Cher(王雪红)很好,真的很好。”研发高手,却个性木讷的卓火土谈王雪红时总是这几句话。

  领军威盛研发的林子牧每个月的研发支出要2亿元,研发压力大。王雪红总会利用时间,安排爱唱歌的林子牧去KTV减压,自己不会唱也跟着去,听他唱周杰伦的“双节棍”。

  “我压力大,却非常喜乐,我在痛苦的时候就寻求神,英特尔用诉讼去干扰领导者,让他们不能做事,如果我整天担心,那他就真的赢了。”基督教信仰改变了王雪红的个性。她不再暴躁,不再为一个订单而整夜焦虑。大起大落的事业历练,使王雪红拥有年轻企业家少有的坚韧和意志力。

  王雪红说:“谁都不喜欢诉讼,诉讼实在令人头痛。但要想想,经营企业到底要长久的,还是暂时的。英特尔要威盛所有的专利授权,却只给我们非常少的授权,如果我们签了约,公司就等于卖给它了,永远只能受制于它。”

  1997年创办的宏达电也曾历经亏损10亿元的黑暗期。但王雪红依然顶着压力坚持投入巨资改善产品的设计和功能,并最终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在宏达电初创之际,王雪红主要负责联系客户,她在硅谷花费了大量时间,这也使她与T-Mobile高管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她同样使宏达电维持了与微软的紧密关系。微软和宏达电子目前是长期合作伙伴,宏达电大部分手机均采用微软操作系统。王雪红每年都要飞往西雅图会见比尔·盖茨和鲍尔默。

  尤其这两年,宏达电可谓风光无限,除了和Google联手推出G1手机之外,在美国销售的所有智能手机之中,六分之一是宏达电制造,贴上Palm或Verizon的品牌销售。这也使得王雪红掌控的所有企业市值超过百亿美元。

  AMD前销售与营销主管Stephen Zelencik称王雪红“豪不留情”。他曾经在台北与王雪红进行了长达一周多的漫长谈判。当时,宏达电希望从AMD采购一大批微处理器,双方就价格达成了初步协议。然而就在Zelencik准备上飞机之前,王雪红看到了机会,并要求AMD做出更大的让步。“无论做什么事,王雪红总是会多尝试一次。”

  “迦南”在《圣经》中是一个流淌着奶和蜜的地方,王雪红的“迦南计划”从2002年2月开始施行。王雪红说:“威盛要做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包括旗下的威盛电子、宏达集团、多普达、广达等,做最有价值的公司就是与全球最优秀的公司竞争,且不能局限于某一个方向,或某一领域最优秀的企业,而是要让全世界的公司都跟着自己的脚步前进,要成为规则制定者。”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