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富二代”已身居要职 能否担重任还未知

“富二代”已身居要职 能否担重任还未知

生意场 2009-06-23 11:29:50 来源: 重庆商报

  通过过去30年的财富创造和积累,重庆已完成了第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塑造。2008年胡润百富榜上,50岁以上的富豪数不胜数。按照中国人的惯例,60岁是退休的年龄。从现在到未来10年,重庆将迎来民间财富从第一代创业者向第二代转移的高峰期。

  这批上世纪70、80年代出生、将传承巨大财富的年轻群体——“富豪第二代”,进入人们关注的视野。由于父辈早年忙于创业,他们大多在国外读书成长,学成归来会否水土不服?面对几辈子都吃不完的财富,他们发展动力何在?交棒之际,面临怎样的压力?在父辈眼中,他们需要通过什么样的考验才能真正执掌财富的权杖?

  廖韦佳 高档餐厅改建员工食堂

  “海归”已任副总裁半年

  “企业家第二代并不都是含着金汤匙长大,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是高处不胜寒。”

  15岁时,廖韦佳就被父母送到美国。在国外生活11年后,她去年11月回渝,担任小天鹅集团副总裁。昨日,廖韦佳并不避讳自己的苦恼,她说,工作近半年来,她明显感觉到不适应和困惑。

   出国11年后回渝任职

  小夹克、高高的个子……廖韦佳看起来要比同龄人成熟。1998年初中毕业后,她去了美国读高中,后就读于华盛顿州立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毕业后,她在西雅图富国银行工作了一年。去年底,她当上了小天鹅集团副总裁,主管行政和人事。

  “在国外呆久了,我很多观点和父母不一样。”廖韦佳认为,父母有丰富的经商经验,但观念还有待国际化。

  在小天鹅开发的洪崖洞6楼,有一个高档餐厅。廖韦佳上任后,提出将这家餐厅改造为员工食堂。考虑到餐厅可以出租,这样的建议刚开始被何永智夫妇否定。“我认为企业要发展,首先要善待员工。”几经周折,廖韦佳的建议才被采纳。

   理想与现实有差距

  “回国时,我有很多想法。”廖韦佳表示,经过实战后发现,理想和现实有很大差距,想干事业必须有耐心。

  让廖韦佳最不适应的,是公司上下级区分得很明显。她说,这导致公司内部信息传递不畅。另外,在美国,大家都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清楚。但在重庆,下班后同事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很多人把工作生活融为一体。

   5年后决定自己的去留

  廖韦佳计划在中国待5年,在这个过程中,把小天鹅打造为国际性企业,实现餐饮板块上市,之后再决定是出国还是继续留在国内。

  至于有一天是否会接下父母的产业,廖韦佳表示目前还是未知数。她认为,国外的百年老店都不是家族式接班,“父母和我谈过这个问题,但我不一定要当企业最高决策者,也可以只是高管加股东。”

  “企业家第二代并不都是含着金汤匙长大,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是高处不胜寒。”廖韦佳笑称,她肩负着企业发展的责任和义务,无法按照自己的喜好生活。

   薛蕾 隐姓埋名到银行

  当打工仔学经验

  “不管未来我是否会掌管父亲创造的能源帝国,但至少现在,我要学会靠自己。”

  薛方全的大女儿薛蕾3年前就被父亲推向一线。亿万富豪何时会让女儿接班?薛蕾对自己的未来如何规划?这些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近日,薛蕾接受本报专访,披露了她的成长历程和困惑,这也是薛方全首度让女儿从幕后走向台前。

  父亲交给她一个液化气站

  黑色小外套、镶亮片围巾、牛仔裤……今年26岁的薛蕾性格很开朗。高中毕业后,18岁的薛蕾去新西兰留学。到国外后,她发现自己很难适应。“我在没有取得父亲同意的情况下,自己跑回了重庆。”薛蕾回忆,这样的鲁莽行为,导致了薛氏父女为期半年的冷战。

  之后,薛蕾进入重庆师范大学攻读商务管理。2006年的一天,薛蕾被父亲叫进办公室,“父亲告诉我,毕业了让我自己做生意,经营他在江北黑石子建的一家液化气站。”薛蕾说。

  “当时,我非常辛苦。”薛蕾接手时,行业竞争已非常激烈,她每天早晨7点就要起床,跑客户、跑市场。半年后,生意逐步走上正轨,月收入达数万元。

  为充电到银行当客户经理

  “我至今没有让薛蕾在民生能源集团任职,她还需要好好磨练。”薛方全说,他暂未考虑让薛蕾接班,他认为女儿还需累积足够的企业运作经验。

  “我现在明显感觉知识不够用,有时也困惑今后的路怎么走。”薛蕾笑称,如果真要接掌父亲的事业,她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例如近代史、现代国情、人文地理、英语等。为了锻炼,今年春节后她把液化气站交给下属管理,自己“隐姓埋名”到市内一家银行打工,当起了一名普通的客户经理。“我正试着从最基层做起。”她说。

  对于是否接掌父亲的事业,薛蕾的看法则是“取决于父亲的态度”。她称:“不管未来我是否会掌管父亲创造的能源帝国,但至少现在,我要学会靠自己。”

  薛蕾说她最大的梦想是过小女人般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另一方面,她深知子承父业责无旁贷,她不能退缩。

  富豪第二代多已身居要职

  留学加拿大、美国,买超级豪车、开派对……无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在互联网上,富豪第二代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昨日,市工商联人士表示,重庆12万民营企业家的儿女,多是70后或80后,尤其以80后居多。

  第二代之间缺乏沟通交流

  “年龄不到30岁就拥有万贯家财的人,在全国比比皆是。”市工商联人士说,重庆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大部分是从机关、工厂下海后开始打拼,随时间推移,他们的企业也做到了一定规模。而我市的民营企业家第二代,有不少已在父辈的公司开始任要职。有的是房地产公司的副总,还有的是家族企业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关注的是,在重庆民营企业界,知名企业家之间经常进行沟通和交流。但第二代之间,却很少打交道。“我很想多认识些朋友。”薛蕾说,“但我只在奔驰经销商搞活动时见过一次尹喜地,感觉他很和善。”

   能否担当重任还是未知数

  “不仅是重庆,全国民营企业家都面临如何培育好第二代的问题。”市工商联人士表示,第一代企业家退位后,很多人趋向让子女接班,“但子女能不能担负重任是未知数。”

  “第二代比起他们的父辈,知识更丰富、有激情。”市工商联人士认为,与父辈相比,他们有不少人缺乏实战经验,激情有余、冷静不足,往往会经历不少挫折。

  分析

  黄皮白心“香蕉人”能否顺利接棒?

  我市不少民营企业家认为,企业第二代领导人却或多或少陌生于改革开放30年飞速发展的中国,这也使得不少第二代在他们所接班的民营企业领导岗位上,遇到了重重障碍。对于为何出现这样的情况,小天鹅集团董事长廖长光、力帆掌门尹明善、宗申集团董事长左宗申、市工商联人士认为,有三大因素令富豪第二代的发展面临困惑。

  一、国外所学知识国内难以致用。很多第二代在高中、初中甚至小学时就被父母送去国外读书,接受的是西方教育,西方的意识形态、行为规范深入头脑,成为了人们常比喻的“香蕉人”(黄皮白心),因而与国人思想意识有较大的差距。

  二、缺乏实战经验。左宗申表示,从他了解的情况看,不少第二代缺乏对中国历史、现代国情、当代经济等方面的了解。此外,对本地经济发展战略的认识也不足,缺乏实战经验。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将江山交给第二代,可能会造成决策失误。

  三、父母给子女的时间太少。“第一代企业家太忙,花在第二代身上的时间太少。”力帆掌门人尹明善说出了众多企业家的心声。对于这一点,廖长光有同样的感触。他说,不少民营企业家并不懂得如何在实践中培养第二代。他们大都在第二代回国后,立即授予企业高层职位,无形中给第二代营造出一个高高在上的氛围,脱离企业实际、远离企业基层员工。

   富豪建议

   急需再教育了解国情市情

  为确保中国民营经济后继有人、健康发展,小天鹅集团董事长廖长光建议对民营企业家第二代有针对性地开展“再教育”。

  “再教育”内容以中国历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314”总体部署、科学发展观为基础教育,通过中国现代经济、民营经济政策、相关法律法规、重庆政府职能设置、办事指南等方面进行系统培训。使他们系统了解国情市情。培训可由市行政管理学院或工商联承担。

  此外,还可开展市、区和各职能部门领导与第二代之间对话,联系党和政府与民营企业新生代的情感,坚定他们报效祖国的信念;通过学习班集中学习,加深第二代之间的情感联系,促进民营经济在本行业间、跨行业间的相互沟通。

  廖长光说,可以让第二代到基层去锻炼,深入掌握经营一线情况,成熟之后再升到高一级职位;也可采用隐姓埋名的形式,让第二代到其它企业去聘任工作,让他们更多了解中国国情和中国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的真实状况。

  来自市工商联的消息称,该建议已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有望近期付诸实施。

  专家声音

  增强应对金融危机教育

  市委党校、重庆行政学院科研处处长刘康表示,针对富豪第二代的再教育应主要开设三类课程:理论教育课程、政策教育课程、能力教育课程。当前特别要进行“314”总体部署、国务院《关于推进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的教育,使他们了解国情、市情,对中国的未来、重庆的未来充满信心。也要进行增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能力的教育,使他们尽早接好父辈的班,管好企业,回报社会。

  独报评论

  接棒之路任重道远

  许媛

  中国有句古话说“富不过三代”。

  麦肯锡的一项研究表明,约有70%的家族企业未能传到下一代,87%未能传到第3代,只有3%的家族企业在第4代及以后还在经营。

  现在,改革开放以后造就的第一代富豪们就面对权力向第二代交接的关键阶段。这批80年代出生、将传承巨大财富的年轻群体——“富豪第二代”,将成为重庆经济版图上不可或缺的力量。

  重担压上来了,他们准备好了吗?

  他们有优势,像廖韦佳一样,富豪第二代们几乎无一例外地从小就接受了国际化的教育,他们的知识底蕴和国际化视野,已远远地超过了父辈。但他们也有劣势:太过年轻,未曾遭遇挫折,呆在国外的时间长,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可能也不了解国情市情。更严峻的是,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实体经济深受其害,特殊时期临危受命,掌舵企业,富豪第二代们任重道远。

  所以,小天鹅集团董事长廖长光强烈呼吁,由政府或社会出面关注富豪第二代的成长,提供理论、政策方面的“再教育”,帮助他们迅速实现角色转换。而薛蕾、廖韦佳均表示非常愿意参加。这说明不少富豪“第二代”已经意识到了自身的局限,正在想办法改进。

  重庆的“富豪第二代”们,能否将父辈们辉煌的财富故事延续下去,假以时日,我们会看到他们交出的答卷。

0
+1
3
+1
文章关键字: 富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