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中国“富二代” 敢问路在何方?

中国“富二代” 敢问路在何方?

生意场 2009-06-20 11:08:12 来源:生意场

  上世纪80年代或者90年代“衔着金钥匙”出生,拥有丰厚家产;生活条件好、教育条件好、创业条件好;四五岁上贵族学校,七八岁列席老爸的董事会,十来岁出国留学,二十多岁镀金归来……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富二代。

  作为改革开放以来最早一代民营企业家“富一代”们的子女,如今他们走上前台。“纨绔子弟”、“败家子”之类的贬义词被广泛使用在富二代身上。这个群体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又有哪些原因造就了人们心目中这些难免以偏概全的观念?富二代究竟该怎样完成对自己的未来以及对父辈家产的救赎?

  富二代群像

  身穿POLO衫,喜欢飙车;马6、宝马、迷你酷派、保时捷都开到学校过;个性张扬、喜欢炫耀;只在乎自己的快感,不在乎他人的生命……5月7日杭州文二西路上那起交通事故的肇事者胡斌,让本就广受诟病的富二代又添斑斑劣迹。

  在一般人的想象里,富二代总跟“玩车”、“飙车”这类事情有着不解之缘,并且副驾驶的座位上往往伴着衣着前卫、性感光鲜的女子。果不其然,就在胡斌交通肇事之后,胡斌的几位朋友赶到事故现场。照片上看,他们打扮时髦,手揽漂亮女孩,嘴叼香烟吞云吐雾。现场除了三菱跑车,还有英菲尼迪、保时捷、法拉利等众多豪华车。

  有人用如此类型化的词汇描述富二代的生活轨迹:还只有四五岁的时候,富二代便被父辈送到锦衣玉食的贵族学校,身边的同学都是出手阔绰的小朋友,他们随手送给小伙伴的礼物,其价钱足以够平常人一个月的吃穿用度,在学校里学的都是钢琴、艺术等贵族教育,放学后又总是跟着父辈参加各种各样的重要场合,并被装扮成成年人的样子言行举止,在别人问起自己长大后的理想时,“企业家”、“总经理”之类跟经营有关的职位总会脱口而出,尤其重要的是,这样的回答总能赢得父辈赞许的目光和快意的大笑,从此受到鼓励的富二代便知道该怎样讨父辈欢心;

  到了七八岁的时候,富二代便经常在门卫或者秘书的带领安排下,参加老爸的董事会,父辈坐的那个大靠椅旁边,放的不是总经理或者人力主管的席位,永远是专设的小椅子,而富二代们就在那个小椅子上,对着那些“市场”、“价格”、“账目”之类的词语和数字如坠云里雾里,偶尔说出一句“老师好像没教我们这个”的话,还会被父辈怒斥为“老师懂个屁”,此后便学会了乖乖地坐在那里喝饮料,并像看电影一样看哪个叔叔或者阿姨被老爸骂得狗血喷头涕泗横流;

  十来岁的时候,富二代喜欢的那个邻家小妹,被父辈形容为“穷丫头”,连她那一笑就露出的小酒窝,也被父辈贬低为“庸俗”,富二代这个时候才知道,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跟邻家小妹一起从小学读到初中高中然后青梅竹马了,等待他的是父辈为他安排好的留学生涯,要攻读的方向也是早就定好的“企业管理”,虽然富二代很想写诗,哪怕当个汪国真那样的白话诗人都不在乎,但父辈就像他不在乎能成为汪国真那样不在乎他的想法,往他兜里或者卡里塞入美元、欧元之后将他送上飞机。他很茫然,不知道该怎样与陌生的同学相处,不知道该怎样用陌生的语言跟别人交流,但父辈还要忙于自己的生意,没空理会他的茫然。手握重金的富二代在国外的花天酒地中浑浑噩噩,逃课成了经常性的事情,周末就跟男男女女到中餐馆打打牙祭,50元一盘的青菜他不觉得贵,反正每个月父辈都会寄来上万元的零花钱,他只是觉得吃不到家乡的味道,百无聊赖的时候,他就借酒浇愁,然后呼朋引伴跟男朋友女朋友们鬼混,有的由此走上瘾君子的道路也未为可知……

  二十多岁的时候,学业结束了,学成或者没学成另当别论,反正有张“克莱登大学”的文凭在手,父辈看着富二代魁梧的身材和被外国的太阳沐浴过的古铜肤色,以为自己的跳蚤成了龙种,急不可耐地将他们安插到自己的公司里,要么让他从总经理做起,体验自上而下的控制,要么让他从快递员做起,制造从下到上的崛起。但富二代却发现,自己那想写诗的心思完全不能在父辈的制鞋流水线上成为现实,自己想往南走的想法却必须矫正为父亲那向北走的指示,自认已经长大成人的富二代开始有了对父辈的摩擦,他不再想拷贝父亲的老路,但父亲已经在张罗着为他寻找另外一家不锈钢企业老板的女儿了,那个在父亲看来门当户对的姑娘完全不是富二代喜欢的型号,但父亲看中的不是他们的婚姻,而是自己的企业跟那家不锈钢企业的战略合作……既然不能在父亲的企业中实现自己的理想,何不在且醉且醒之间游戏人生?于是,又一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宣告出炉。

  这样一个富二代的出产过程显然是很类型化的,但其代表性却是毫无疑问的。在知识头脑型、游手好闲型、吃苦创业型等诸多富二代标签中,类似胡斌那样的游手好闲一族绝对不在少数。一份名为《浙江商人培育继承人方式的调查》显示,有37%的富二代表示希望能自己创立一番事业;45%的人认为目前还不具备接班的各项素质,不愿意接受其父辈的事业。虽然我们无法断言接近半数的不愿意接过父辈积累的人都是游手好闲之徒,但必须承认,横亘在富一代与富二代之间的鸿沟正以不可弥合的姿态呈现在人们面前。

  富一代的尴尬处境:穷教育富孩子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曾在《富不过二代再思考》的文章中,点明了大部分富二代“不成器”的五个特点:其一,缺乏危机感与对于压力的心理反应机制;其二,缺乏对于父辈事业所在社会环境的起码社会知识的认知;其三,更多在优异生活环境中形成的消费能力而极端缺乏对自我、社会关系与团队的管理期待与能力;其四,缺乏起码的自我节制与妥协能力,个性计较张扬;其五,比他们的上代与困境家庭孩子有更为突出的物质至上思想,相信财富的能力,极度缺少公德修养与道义感召力。

  “子不教,父之过”,富二代的危机与富一代的教育不当密切相关,袁岳认为,富一代的主要失误在于:一,把自己早年成长条件不好转变为一心只为孩子提供过于优越的生活条件,瓦解了孩子成长适当的压力机制与资源珍惜心理;二,把孩子放在隔离式的“贵族”教养环境中,瓦解了孩子的社会知识自然获得渠道与其他社会阶层的自然亲近心理,具有明显的且过度的社会等级意识;三,缺少让孩子进行社会生存技能的选择而过多培养孩子的艺术技能,过度柔化与浪漫化了孩子的艺术人格,而弱化了管理性与刚性的行动人格;四,缺少对于孩子精神生活的关爱,从而让孩子的物质化人格过度发育;五,盲目而朴素的孩子管理模式,中国的富一代在他们的事业机制上往往受到社会约束,但在孩子教养方面则是他们自己私人专属领域,而在这个领域,他们能投入的时间相对较少,他们的知识与经验也有限,而他们对于专业意见的咨询与听取也比较少,这注定了他们会使用比较粗放、粗俗与粗疏的管理方法来对待他们的孩子。从一定程度上来,生活在这样的富一代家庭并不必定就是幸福。

  袁岳的看法未必完全正确,但肯定有一定道理。昆明建业工程造价咨询公司总经理张旭光作为富一代代表曾公开发表自己的“富二代四分论”:他认为富二代应该分为四种,知识成功型、纨绔子弟败家型、顺其自然型、父衰子落型。张旭光认为纨绔子弟败家型在富二代中很普遍,起码占50%。这些占半数的富二代往往不思进取、坐吃山空,很多学业未完成,大多家业都破产了。

  原因何在?世界巨富家族洛克菲勒能基业长青,就在于他们非常重视家庭教育。平时的生活中,洛克菲勒每星期只给孩子5美元零花钱,并且要求孩子记账。洛克菲勒家族有多少资产我们也许搞不清楚,但毫无疑问,他们的财产不会比中国富一代们少。但在家庭教育上,洛克菲勒的每周5美元与中国富一代每月上万元零花钱形成了刺眼的对比。实际上,洛克菲勒这么做跟是否有钱没关系,他实际上是在培养孩子的节制精神。

  无独有偶,流行于欧美国家的糖果盒实验也颇有启示意义。在幼儿园的孩子面前放上他们喜欢的糖果,一盘量多、一盘量少。然后跟他们说,想吃多的这盘就要多等待15分钟或半小时,要是等不及,只能吃那盘少的。跟踪调查发现,那些能够等待的孩子远比迫不及待的孩子有出息,因为他们更有独立性、克制力和忍耐力。

  洛克菲勒的5美元零花钱与糖果盒实验一样,都是在培养孩子的节制精神:为了根本、长远的利益,而克制个人一些暂时的欲望。如果你屈服于眼前的诱惑,那么你将在蝇头小利中无所事事。但这些品质,显然是富一代不想或者不愿去培养的。富一代当初的成功,恰恰是因为被环境逼迫出来的类似品质,但在功成名就之后,他们倒不是忘记了当初的成功原因,而只是不想让富二代重走自己当年的荆棘路。

  富一代嘴上一直说“你要长大了”,但不管是富一代还是富二代,都没有做好独立的准备。富一代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为富二代买车、置业。过度满足孩子,不让孩子受任何委屈,这会造成孩子不能等待,会变得越来越任性、冲动,不能克制、忍耐,容易攀比,易受诱惑。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的内心却越来越荒芜。根据社会心理学的观点,一个被过度满足的孩子并不快乐,他的快乐被过度满足的需求剥夺了。如果学会克制、忍耐,他会把节制后的获得看成对自己的奖赏。

  但富一代没有这样的耐心。在无数可以支配的金钱面前,生活在一种不真实环境中的富二代越来越危险,他会慢慢觉得,一切都可以用钱摆平,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难事。胡斌之所以视别人的生命如草芥,就在于他觉得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而钱又恰恰是他最不缺少的。曾以一篇《夏令营中的较量》震撼国人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就认为,应该提出这样一种口号:再穷不能穷教育,再富不能富孩子。

  富二代成功案例的背后

  上文列数了富二代的种种不是,仿佛富二代已经无可救药。事实上,有很多富二代的成功案例活跃在我们的视线中。

  数年前,李海仓遇刺事件震惊全国。事件发生后,李海仓之子——1981年出生的李兆会中断了他在澳大利亚的学习,回到国内继承了由其父亲一手建立的钢铁集团。年轻并没有阻止财富的继续增长,他从“扶不起的阿斗”成为真正的李总。

  中国饲料大王刘永好与其女刘畅达成协议:10年内不在媒体面前曝光,低调做事。从财富转移到真正接班,刘永好预留了一个相当长的过渡时间。

  接触过众多民营企业家的《绍兴教育》副主编王学进曾举自己的堂妹为例,后者有一个亿万富翁的爸爸。“一次堂妹来看我,以为她打车来的,没想到她花了1元钱坐公交。走的时候太阳帽落在我这里,赶紧打电话来找。她后来考上清华,然后又去美国读书了。”

  顼世栋也是一个成功的例子。虽然父亲创办的彩棉公司在业内小有名气,但顼世栋对父亲的产业毫不感兴趣。从英国留学归来的他,创办了凯安斯服饰(中国)有限公司,致力于把英国的服装潮流带入中国。顼世栋已经拿到了IDG公司1000万元的风险投资,其公司年销售额达到8000万元。

  楼忠福之子楼明,已渐渐接掌浙江广厦;鲁冠球之子鲁鼎伟,已出任万向集团总裁;茅理翔之子茅忠群,更早已紧握方太集团帅印;郑秀康儿女郑莱毅、郑莱莉,目前都已成为康奈集团能够独当一面的得力干将……

  在这些接班成功的富二代基础上,以美国历史上最神秘也最有权势的共济会式互助组织耶鲁大学骷髅会为目标的“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悄然成立并不断发展壮大。这家由富二代为主要发起人,以所谓“第二代企业家”为会员的非营利机构,正致力于为富二代提供交流平台,帮助富二代更好地走向前台。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富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