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跳槽跑遍北京 亿万富翁女儿倒蛋记

跳槽跑遍北京 亿万富翁女儿倒蛋记

生意场 2009-06-20 10:38:06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2004年4月一天,在英国留学五年,刚刚从雾都伦敦回到家乡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22岁的韩琳琳很兴奋,还没等和老爸亲热够,韩琳琳就拉着老爸,坐在海风习习的阳台上,提出了自己的工作问题:“我回来之后,不管是从基层开始做,还是直接给我一个位置,我觉得我都可以给企业带来很多东西。”

  韩琳琳以为父亲早安排好了自己的工作,就是不知道进集团哪个部门?可没想到,父亲迎面给韩琳琳浇了一盆凉水:“我和你妈妈的观点就是,首先不能到集团来,要出去工作。”

  本以为父亲在开玩笑,可一看父亲严肃的表情,热血沸腾的韩琳琳一下傻眼了:“我当时受打击很大,心里觉得特别扭、不舒服,我记得我回来的时候是兴高采烈的。”

  让女儿自己出去闯荡

  韩琳琳确实是兴高采烈的回家,等着顺理成章进自己家的企业,可没想到,父亲韩伟给了她当头一棒。父亲拒绝她进自己的企业,难道是企业里不需要韩琳琳这个专业的人吗?

  韩伟是大连韩伟集团的董事长,而这个时候,正是企业用人之机。韩伟1982年创办了自己的养鸡场,经过20多年的发展,他目前拥有300万只蛋鸡,是亚洲最大的养鸡场。

  在韩琳琳回来前,韩伟新上的蛋粉项目急需一位生化专业的总经理助理,韩琳琳在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学的就是生物化学专业。是很合适的人选,但父亲却不愿意这么做:“她回来的时候我们是需要人才的,但就在她回来之前我们招了一位北大的本科生,外语非常好。我宁愿花高薪找一位和她同龄的学生,我也不让从国外回来的女儿顶替这个职务。”

  为什么不让女儿进自己的企业呢?按照父亲韩伟的解释,韩伟集团是家族企业,人人都知道韩琳琳的身份,所以希望女儿自己出去工作:“琳琳是我的女儿,她到了自己家的企业里就是一位公主,谁能管她?她又能管谁?”

  听完父亲的决定,韩琳琳很不理解。自己学的就是生物化学,怎么就不能胜任这个职位:“我周围很多朋友,家里也是做企业的,他们回去之后很自然的就负责了一些事务。我觉得我能够把事情做好,但是他们却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反而让我跑到远远的地方去自己打拼。”

  最适合的岗位都有了人,韩琳琳觉得自己留在企业是不可能了。韩琳琳心想:既然这样,那您就帮着女儿联系个单位吧:“因为父亲各方面的朋友都非常多,他能把我介绍到相关的企业去。”

  可父亲的态度再次出乎韩琳琳的意料。

  父亲韩伟并没有给她介绍工作:“因为有关系,她进基金、银行,或者大的企业是很容易,但这个桥我们不能给她搭,这个路我们也不能给她铺,让她自己出去闯荡。”

  接下来的几天,韩琳琳哪儿也不去,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有空就缠着父亲,希望他改变主意,可是父亲还是拒绝。

  韩琳琳心里非常不高兴,觉得很不舒服。

  背着包到北京打工去

  韩琳琳满心欢喜回国,可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韩琳琳转而想求得母亲的帮助。结果,母亲虽然心疼女儿,可对父亲的决定她也是举双手赞成。

  在老韩看来,女儿从中学起就在国外生活,对国内的情况不了解,尤其是缺乏职场过程的磨砺,出去感受一下很有必要:“首先让她出去体验求职的感觉,然后让她经历在工作岗位上工作、与人接触的过程。如何争取到你的工作位置,如何争取到大家对你支持,如何争取到获得成绩时喜悦和愉悦……这些,都是她直接回公司找不到的感受。”

  不仅如此,老韩对女儿究竟应该找什么工作,压根就不发表任何意见。

  韩琳琳明白的知道父亲拒绝给她任何的帮助:“让我自己去找,是个什么样的企业就是什么样的企业。”

  韩琳琳知道老爸的坚持己见,只得服从:“我兴高采烈的回到大连,然后又背着包灰溜溜的到了北京。”

  韩琳琳在家待了几天,想了各种办法,也没把父亲说服,不得不再次收拾行李,带着委屈到北京找工作。本以为凭着留学生、海归的身份,找个工作问题不大。但是,到了北京她才知道,要想找一份满意的工作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韩琳琳刚到北京时心很高,在北京跑了一个多月才知道,她的海归身份并没有太多的竞争力:“参加招聘会、网上投简历,用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觉得自己可以做挺大的事情,但是通过一两个月的时间找工作,每投递一次申请,职务就低一次,不断降低自己申请的职务,我发现自己有的教育背景和实习背景,对于企业来讲还是远远不够的。”

  想回家回不去,找工作又不顺利,这个时候,韩琳琳更委屈了:“因为一个人住,所以经常吃不上早饭、吃不上晚饭,所以那时候非常不开心。”

  父亲韩伟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给她很多的钱,但是我们给她租了个很小的房子。说实话我去看她的时候自己也蛮心酸的,心酸就像阵痛,阵痛之后还得如此过,其他孩子打工的时候,租房子的钱都没有。”

  韩琳琳从小就喜欢小鸡,喜欢在养鸡场的日子,韩琳琳高中没上完,父亲就送她到英国继续学业。高中毕业后,在选择专业上,韩琳琳征得父母的意见,选择了生物化学专业,目的就是将来能回到企业可以接班。可如今学成回国,父亲反而要把自己赶出来打工?她很委屈。

  委屈归委屈,不过,韩琳琳也是个生性倔犟的姑娘,一个多月后,她终于凭着自己的努力,进入一家知名的外资制药企业,做起了销售助理的工作。每天在北京挤地铁、坐公交,跑来跑去,韩琳琳感觉到了辛苦。但是,就连同事也不知道,她是亿万富翁的女儿。

  跳槽跑遍北京

  韩琳琳和父亲在电话里聊工作的感受时,谈到工作很辛苦,并且收入并不高,但是父亲的一番话,让她感受了很多。

  韩伟说:“孩子,你应该这样想:大学五年的读书生涯,没人给薪水,还要付费,那时候你没有怨言,因为你在通过学习获取知识。你今天工作了,实际上是你学习的延续和延伸,你付费了吗?你并没有付费,而且人家还给你报酬。”

  父亲的一番话,让韩琳琳茅塞顿开,韩琳琳开始有意识的学习外资企业的一些管理经验:“我会非常关注他们的管理和制度,以及各方面的资料。文件我也都会认真的看、认真的学,就觉得这些外资企业的经验,将来对我们家的企业应该是非常有帮助的。”

  就这样,韩琳琳在这家外资制药企业边工作边学习,大连的父亲韩伟知道女儿想明白了,也很高兴。可突然有一天,韩琳琳从北京打回电话来,告诉父亲,她要辞职!韩伟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一惊,刚刚工作了几个月,为什么要辞职呢?听到这个消息,父亲韩伟心里犯起了嘀咕。

  在北京工作的韩琳琳心里明白,尽管父亲把自己送出来打工,但是,估计早晚自己都得回去工作,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有意识的去感受一下和韩伟集团类似的企业呢?所以,她决定辞职再找一家民营企业。

  韩琳琳看了很多民营企业:“因为韩伟集团也是民营企业。我融在里面已经二十多年,很多问题是自己看不到的,但是到别家企业的话,它出现的问题就可以看到,那么我就可以从它身上的问题来反映自己企业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是更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听着女儿的解释,韩伟心里很欣慰。在他看来,女儿真的是长大了。

  让韩伟没有想到的是,韩琳琳在一家民营企业工作了几个月后,又跳槽去做起了保健品推销员,目的是想了解营销的滋味:“做了三种工作,因为这三个工作,我已经跑遍了北京每一个角落。”

  尽管工作一个比一个辛苦,不过,韩琳琳越跑越有劲儿。就在韩琳琳干的正欢时,突然有一天父亲打来电话,希望她回去工作。韩琳琳告诉父亲,她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因为我觉得自己各方面的经验还需要进一步的磨练、进一步的积累。”

  韩琳琳不愿意回家,可是她不知道,父亲那边已经是火急火燎,就等着她回去救急。

  2005年7月的一天,韩琳琳突然接到父亲韩伟的电话。电话里父亲告诉她,家里有急事,赶紧回家,电话里说不清楚,回来再谈。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企业出现了什么问题?韩琳琳忧心忡忡,带着疑问回到了大连。

  邀请女儿回来遭拒

  原来,韩伟集团投资1.6亿的蛋粉项目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阶段,韩伟从北京招聘的那位生化专业,专门负责技术的总经理助理,突然要去美国读书。

  这下,蛋粉项目陷入了僵局,韩伟明白:“因为我们的科技含量太高了,要找一个驾驭这个企业的经理人,特别难找。”

  考虑来考虑去,女儿成了父亲最合适的人选,只是韩伟没想到是,几次邀请女儿回来都被拒绝,韩伟不得不谎称家里有事,把女儿骗回了家。

  韩琳琳紧锣密鼓的进入建厂这个阶段:“非常关键的时候,跟着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临时要去美国读书,时间非常紧迫。”

  女儿是骗回来了,可能不能留住还是个事。回到大连,韩伟专门把女儿带到办公室,很正式的和女儿进行了交流。但是,韩伟没有想到,女儿压根不愿意回来:“那时候我在北京跑得很开心,我想在北京继续跑两年。”

  刚一年多,韩伟和女儿的态度就掉换了。究竟是个什么项目非要韩琳琳来参与呢?原来,鲜鸡蛋不宜长途运输、不宜长时间保存的问题越来越突出,所以,把鸡蛋加工成像奶粉一样的蛋粉,成了未来一项很有前景的发展行业。韩伟马上要投产的就是蛋粉工厂,而这个项目的发端,就是从韩琳琳开始的。

  韩琳琳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利用寒暑假,专门选择了位于伦敦的世界蛋品协会实习,目的就是了解国际蛋品行业相关的发展进程。在这里,她了解到蛋粉加工前景,专门向父亲推荐了这个项目:“因为我在英国念大学的时候,在英国的蛋制品工厂里工作,当时非常早的接触到了液体鸡蛋和蛋粉这种产品,它们和鸡蛋基本上都是同理的,但是方便运输、方便储存。”

  其实,韩伟不是没有更合适的人选,而是女儿是最合适的,他当初上蛋粉项目就是因为女儿对这个行业研究的很深入,投资1.6亿的这个项目是专门为女儿设计好的。他是希望女儿能通过这个很有前途的项目,让企业脱胎换骨。

  韩琳琳并不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父亲告诉我时间非常紧迫,非常着急需要一个人,然后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虽然女儿不愿意回来让当爸爸的韩伟很着急,但韩伟想出了一招,目的就是先稳住女儿再说:“你现在先回来,将来再找机会你还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女儿被老爸骗回了大连,有了老爸的承诺,韩琳琳最终回了企业。

  父亲对仅仅只有24岁的女儿并没有完全放心,韩琳琳被任命为韩伟食品公司总经理助理。她对这个职位并不满意,因为在她看来,她完全有能力掌管蛋粉厂,有能力建成世界最好的蛋粉企业。可没想到,仅仅过去半年,一件事让韩琳琳接受了一次考验。

  为中国农业争口气

  韩琳琳被父亲招回了企业,成为韩伟食品公司总经理助理,韩琳琳工作很努力。除了负责技术,她还兼任了国际贸易部的经理,天天琢磨着怎么能把蛋粉再扩大出口,可没想到,这一天的早晨,韩琳琳接到了父亲打来的一个电话,父亲的语气里透着紧张。

  父亲在电话里告诉韩琳琳,咯咯哒鸡蛋和蛋粉对日本出口有可能要终止。原来,韩伟集团蛋制品一直国内惟一一家出口日本的企业,日本客户告诉韩伟,日本方面突然对进口蛋制品的检测指标从原来的60多项,增加到600多项,按照他的判断,他每年进口的1000多万元的咯咯哒鸡蛋和蛋粉可能要取消,原因是估计很难通过这么多项的检测。

  日本客商告诉韩伟:“算了,别说你们的鸡蛋,我们的鸡蛋经过六百多项的检验也很难通过,就是可能性不大,不要抱希望了。”

  韩琳琳看出每个人心里都非常忐忑不安:“如果检测结果出了问题的话,他们就会放弃与韩伟食品合作。”

  这时候的韩伟慌了,因为这毕竟是1000多万的出口。但是,没想到,韩琳琳却乐了,她告诉父亲,以她对世界蛋品行业的检测了解,通过日本的检测没有问题:“因为是自己家的鸡蛋,我们的过程控制非常严格,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在农残、药残方面我心里非常有信心。”

  听女儿讲得头头是道,韩伟心里多少塌实了一些:“给我信心的是我女儿,因为她是学生化这个专业的,我女儿说没问题可以报检,我们就报了。假如女儿说不行,我是没有这个胆量的。”

  这个时候,韩琳琳生化专业的优势,派上了大用场。他们在自己的实验室里,按照日本的新标准逐一进行了检测,确信没有问题,然后把样品送到日本。在样品送到日本的同时,韩琳琳又留了一个心眼。韩琳琳还把同样的样品送到欧洲,按照世界公认的最严格的欧盟标准进行了检测。因为按照惯例,有了第三方的权威检测,对日本的检测就更有说服力了。欧洲的检测报告全部合格,韩琳琳这下更塌实了,那就等日本的检测吧。

  所有的人都等待着。日本经销商负责人专门赶来大连,第一句话就告诉韩琳琳:恭喜你,通过!

  韩琳琳看到日本客商喜出望外:“当时我们的日本客户很兴奋,告诉我这个消息大家都非常高兴,对他们来讲,检测这么多项需要花很长的时间,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最终得出了全面通过的消息,太让人兴奋了。”

  日本客商为“咯咯哒”鸡蛋叫绝,觉得韩信集团为中国农业争了口气。从这以后,韩伟集团咯咯哒鸡蛋和蛋粉的出口一路绿灯。2007年的出口就达到2000万元。韩伟此时也意识到,作为第二代的创业者,女儿真的长大了。

  韩伟做出一个决定,韩琳琳从助理提升为总经理。

  韩信认为:“中国有一句古话,富不过三代,如何做到基业常青富过三代、长治久安,关键就是对我们后代的培养。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创造和遐想的空间,不要过于拘谨。”

  韩琳琳希望:“能给韩伟食品带来更多新的东西,就是说它不再是传统的,跟其他蛋粉厂相比,希望我们能够做新的产品,提供新的服务,真正把我学到的和我的想法运用到这个上面。”

  有一句话说:时间是一个公平的裁判,它让人到了一定的时候就必须老去。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创业的第一批企业家,现在也到了五六十岁,虽然父辈们大多草根出身、文化不高,凭借敏锐的商业嗅觉建立了企业帝国,但像韩琳琳一样,“富豪第二代”们很多从小就接受了国际化的教育,知识和视野超过了父辈。不过创业容易守业难,“富豪第二代”们,能不能把父辈们辉煌的财富故事延续下去,还要看这些年轻人交出的答卷。

1
+1
1
+1
文章关键字: 韩琳琳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