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23岁美女设计师回国接掌家族企业

23岁美女设计师回国接掌家族企业

生意场 2009-06-19 16:39:46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GUCCI美女设计师接掌川巨头升降机企业

  上周五,成都市区,一机器轰鸣、泥浆飞溅的工地上,一个年轻女孩儿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戴着厚重的安全帽指挥工人摆弄大型设备。一年前,她还是GUCCI(意大利著名时尚品牌)最年轻的设计师,穿梭在纽约、巴黎、意大利等地举办的世界顶级时尚发布会上。

  她就是刚刚接棒的四川思博机械有限公司新掌门人龚晓思,一位年仅23岁的女孩。她13岁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际象棋大师,高中时创办了全国十佳校园杂志,17岁被哥伦比亚大学以全额奖学金录取,21岁成为GUCCI亚洲区最年轻的设计师……去年,她回到成都,接手家里年产值超过5000万、四川最大民营升降机大型建筑设备企业。“比起在那个浮华的天堂漂流,我更喜欢在地面一步一个脚印地行走,”谈起接班的感受,这个23岁的漂亮女孩儿眉宇间浮现出一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成熟和责任感。

  交不起高价学费误打误撞成国际象棋大师

  西门一个咖啡馆里,一身高尔夫休闲运动装扮的龚晓思看起来特别阳光,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因为接受记者采访,她给自己放了一下午的假,“平时太忙,难得这么休闲!”

  龚晓思的父亲是留学瑞士的建筑设备工程师,毕业后分配到华蓥山的一个国企。因为不甘心一辈子呆在大山里,1992年辞职,一家三口来到成都打拼。那时在成都一个人也不认识,一家人挤在成都郊区一个廉价的出租房里,连阳台也没有,衣服就晾在窗户下的一根铁丝上。

  由于没有成都户口,又交不起高价的学费,7岁的龚晓思突然失学了。她还记得那个晚上,父亲带她去了当时成都最高的大楼——蜀都大厦的顶楼。父亲指着万家灯火的夜景对她说,“我们一家为了创造梦想来到这个城市,只要你够勇敢,你的梦想就会实现。”那时的龚晓思,怎么也没想到,10年后,父亲真的做到了。

  既然不能上学,那就看能不能学点特长。母亲带着龚晓思来到成都市少年宫学画。一天,晓思偷跑到教室外瞎逛,走到国际象棋室,一下子就被“像小人儿一样,立体感极强”的棋子给吸引住了。从此与国际象棋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8年,12岁的龚晓思参加四川省国际象棋少年赛、成人赛均折得桂冠,并于同年获国家一级运动员称号;1999年,龚晓思在全国棋协大师赛上经过11轮拼杀,将“棋协大师”这一成人专业称号揽入怀中,成了最年轻的“大师”之一。

  这时候,各所学校开始争着邀请龚晓思入学。她以成都市第九名的中考成绩考入“高手云集”的成都树德中学。高三上学期,龚晓思因为象棋特长被保送北大,下半学期申请哥伦比亚大学,被全额奖学金录取。

  哥伦比亚大学大三学生成最年轻的时尚设计师

  龚晓思在哥伦比亚大学修的是经济学和东亚文化双学位。一进校,闲不住的龚晓思,就主动到学校图书馆打工,1小时工资10.37美元。暑假在师兄们的推荐下到瑞士银行香港分行打工,头衔是经济分析师,实际是影印东西、打杂,管它呢,反正有13美元/小时的收入。

  大三那年,GUCCI招聘实习生。从早上9点到下午6点,龚晓思坐在一个密闭的房间,接受五六批不同考官轮番面试,最终通过考试,成为GUCCI纽约市场部实习生。但作为一个世界顶级服装品牌,设计部是这个庞大的机构中最为核心和私密的部门,即使成为了GUCCI的员工也不一定有机会对其一探究竟。

  一天,龚晓思被告知去设计部送布料选样。当她推开设计部那扇门时,GUCCI的几大王牌设计师正激烈地讨论着这一季的流行主题。龚晓思在一旁听得入迷,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们,一个完全的门外汉,一张年轻而稚气的亚洲面孔,竟然在一群世界最顶级的设计师面前滔滔不绝起来。直到设计部的秘书对她说,“这位女士,请你出去。”

  3天后,她接到其中一名设计师的邀请,要找她谈谈。“我们聊了4个多小时,天南海北,什么都聊。”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没多久,她就收到了GUCCI总部的调令,把她由市场部调往设计部。就这样,她成为设计部最年轻的亚洲设计师。

  选择喜好还是接班?两头都干做了一年空中飞人

  毕业前的一天晚上,龚晓思接到父亲电话,让她回成都接手家族企业。这时她已经申请调入GUCCI香港分部,做女装和围巾方面设计,拿着8.6万美元一年的薪水。

  “一开始,我以为是老爸在开玩笑呢!”龚晓思父亲所说的“家族企业”,跟时尚沾不上一点儿关系。

  一边是喜欢的工作,一边是需要自己的父母,龚晓思一时间无法作出抉择,那就两头都干吧!从2007年7月起,龚晓思做了一年的空中飞人。周一到周五香港工作,周六乘最早的航班飞回成都熟悉家族企业工作,周一再乘飞机返回香港。

  父亲给龚晓思安排的第一个职务是施工现场管理,60多个建筑工地上,机器设备故障、工人突发心脏病、有人闹事打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归她管。

  为了熟悉工作,龚晓思干脆搬到工地上住,第一天晚上,她在简陋的工棚里坐了整整一晚;第二天晚上,一只老鼠从她脚边跑过,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哭过之后,她发现自己之后都能在工棚里睡安稳觉了。

  工人们对她的称呼从“小龚总”变成“小师妹儿”

  一开始,工地上的工人们也把龚晓思当“怪物”看,不知她哪根筋出了毛病。4个月后,工人们发现这个“小龚总”没架子,给她说个什么事儿都放在心上。工人们对龚晓思的称呼也从“小龚总”逐渐变成了“小师妹儿”,家长里短都爱跟她聊,连家里产了猪仔都爱拉着她说半天。

  “相不相信,经过那几个月的磨练,现在公司一线工地上这200多个的签约民工,我个个都能叫上名字来,”龚晓思男孩子气地拍拍胸脯说,他们很朴实、很可爱,都是我兄弟。

  2008年7月,龚晓思终于下定决心从GUCCI辞职,全心全意回到成都接班。父亲把她从工地上调回公司总部,做自己的助理,主抓材料采购。

  帮父亲清除硕鼠笑称正在经历“文化适应”

  公司需要的几百种材料,龚晓思连名字都没听过。抱着学习的心态,她翻出公司的老账,拿着材料到市场去核价。结果她意外地发现,公司过去几年采购材料的价格比实际价格高出50%甚至200%,还有很多材料“意外”在运输途中丢失。

  她决定将问题涉及的两个主要人员开除。父亲说,这两个人都是公司支柱和老员工,能不能以谈话的形式解决这个问题。龚晓思说硕鼠养肥了,断粮没用,必须开除!

  为了理顺采购的事情,龚晓思每月举行一个大型采购会,自己亲自跟着去。“现在我已经熟悉几百种材料的各种型号的价格,就连一颗螺丝钉的价格都考不倒我。”

  龚晓思说,她现在正在学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对自己要求非常严苛,以为别人也应该这样,后来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她把这个痛苦的过程称为“文化适应”。

  有一次,一个项目经理不按合同办事,她拿着合同找项目经理对质: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工期和价格,你们为什么不按合同执行?对方扯起合同在龚晓思面前晃了晃说,“合同嘛,不就是一张纸!”

  龚晓思脸都气白了,违约了还这么拽!她把公司法律顾问换成成都最好的律师行,要跟对方讲法律。“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因为整个行业的风气就这样。”

  这点龚晓思非常服她妈妈,什么棘手的问题,妈妈总是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那种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威严和宽容,能融化所有矛盾。“妈妈常跟我讲什么叫‘中庸’,什么是‘平和’,这些,我正在努力学。”龚晓思说。

  父母有意隐退23岁女儿开始独立掌舵

  给父亲当了两个月助理后,龚晓思发现父母出现在办公室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一两周才出现一次。遇到什么事儿都说:找晓思处理吧!

  有天龚晓思回父母家吃饭,看到锅碗瓢盆都是冷的,上面还有浅浅一层灰。打妈妈的电话,妈妈在电话里说“不好意思哦,我们去日本旅游了,忘了给你说声。”

  “现在企业70%以上的担子,已经交到女儿手中,”龚晓思的妈妈姚玉琴对于女儿的表现非常满意。2008年,房地产不景气,对建筑设备行业影响也非常大,公司在建工程数量从60多个减少到40多个。但因为女儿出色的市场开拓能力,公司近期已经和万科等房地产龙头企业达成了合作意向。

  龚晓思说,她现在的工作重心是建立强大的团队,同时和银行以及风投洽谈融资,争取5年内把公司做到上市。“这是父亲那辈没想过的,但公司既然有这样的潜力,我也有很多金融界的同学和朋友,为什么不把公司做得更大呢?”记者郑常莉

  对话两代人

  女儿眼中的母亲平和、宽容、充满智慧

  记者:你最佩服父母的是什么?哪种特质是你身上现在欠缺的?

  龚晓思:我的母亲平和、宽容、充满智慧,不论在家还是在公司,都像个军师;母亲身上的平和是我现在最欠缺的,我从小到大太顺了,不够谦虚。父亲那种不顾一切追寻梦想的勇气最让我佩服,我身上也流着和他一样桀骜不驯的血液,父亲严谨的思维是我目前最欠缺的。

  记者:你的思维和经营方式和父辈会有什么样的差异?

  龚晓思:上一辈比较传统,追求稳健,公司管理上也比较人性化;我这一辈更加国际化,可能会考虑加入一些资本化运作,公司管理更追求流程规范。

  记者:在重大问题上,和父母产生不同意见会顺从吗?

  龚晓思:从小就不会,19岁之前,以父亲打我为主,19岁以后以我跑为主,我们是最好的战友和最大的敌人。

  记者:在财富方面有没有具体目标?

  龚晓思:从小到大都没有优越感。对财富没有具体追求目标,只要能保证自己买件衣服吃顿饭还要考虑价格就行。

  母亲眼中的女儿

  坚韧、好强、勤奋

  记者:女儿身上什么品质让你感到可贵?姚玉琴:坚韧、勤奋。她很聪明,但又特别能吃苦。

  记者:你觉得女儿接班后的表现如何?

  姚玉琴:做母亲的总爱夸自己孩子,但晓思这孩子的确让我不得不夸。一开始很犹豫,不知道让女儿接班好不好?一方面担心她接受的是西方教育,很难以适应中国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也担心她从光鲜的时尚行业跳到枯燥的建筑行业,会不快乐。出乎意料的是,晓思适应得非常快,短短的一年时间就把公司理顺了。

  记者:你是否感受到女儿接班后的变化?姚玉琴:变化很大,刚回到公司时,女儿叫了一帮哈佛、剑桥的朋友成立了一个投资公司。他们拿出来的分析报告全是用瑞士银行、摩根士丹利等国际上一流的方式做的。但拿去跟合作者们谈时,没有人理他们。经过大半年的沉淀,女儿从刚回来时飘在天上的空壳,一头扎入了务实的工作。建立了自己的管理团队,和工人打成一片,每天跟成都甚至全国的房地产商打交道,一点点成熟起来。

  记者:对于下一代,你有什么忠告?

  姚玉琴:女儿很要强,事业心强,同时她的爱好也很广泛,懂得生活情趣,这些我都很放心,她目前最需要的是平和,这是年龄上的缺陷,她需要经历更多的磨练,才会变得更加成熟稳重。

  记者手记

  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接受采访那天,龚晓思提前10分钟到约定地点。记者赶到的时候,她正在专注地写什么。“两脚距离略窄,重心60在左脚,球在右脚前方,握把略往下……”拿过来一看,才知道这是她每天练完高尔夫之后的笔记,密密麻麻已经记录了半个本子。她从去年起迷上了高尔夫,每天晚上8点到11点是她铁打不动的练球时间。

  从大学起,龚晓思就养成了一种近乎严苛的生活方式:每天早上6:30起床,跑步半小时,7:30到办公室,一条一条处理掉笔记本上计划好要做的事情。

  “我觉得自己是个充满野性的人,喜欢刺激、喜欢挑战,喜欢自由……但一切又都在我的计划内,我可以很好地掌控自己的意志和时间。”正因为如此,目前单身的龚晓思正在犹豫是否要交一个男朋友,因为目前她的生活安排得很满,“而两个人一起生活,难免要为对方改变。”

0
+1
6
+1
文章关键字: 龚晓思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