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宋宇:关闭父亲红火酒楼改做茶楼

宋宇:关闭父亲红火酒楼改做茶楼

生意场 2009-06-19 16:08:15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18日下午,琴台路群贤毕至茶行,老板宋宇坐上紫檀雕花椅,冲上一杯安溪铁观音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比起周围门庭若市的餐馆,宋宇的茶行略显冷清。

  茶行的前身,是一家生意火爆的餐馆,宋宇父母在这里经营了23年。“比起家业长青,我更看重儿子的自由和快乐。”宋宇父亲宋子华说,把开门就赚钱的餐馆改成茶行,他做好了前几年亏损的心理准备。

  宋子华是原来新山城菜根香的老板之一,他的儿子宋宇今年28岁,并没继承父亲的老本行。

  18岁留学德国,回成都后不久就开起了茶馆,与父辈经营了20多年的餐饮生意渐行渐远。宋宇娴熟地泡出一壶香茗,然后用儒雅的神情,把茶盏递到记者面前:“我可能算是成都第一个开茶庄的海归。”

  A德国求学

  爱上中国青花瓷中国茶经

  和大多数父母经商的孩子一样,宋宇的童年是孤独和散漫的,早上没醒父母就出门了,晚上睡着了父母才回家。童年时期对父母最深的印象来自一张照片——五六岁的宋宇跟着母亲去进货,站在母亲的菜筐子里,穿过一个幽深的巷子。这个场景被一位记者拍下来,作为老成都的风景刊登在一张报纸上。若干年后,宋宇每每看到这张照片,唯一的感觉就是父母生意起步时的辛酸。

  18岁那年,宋宇被送到德国,学习数字媒体——一个时髦的专业。到德国,宋宇的第一印象是,怎么会有那么多中国餐馆,北京烤鸭、川菜馆,每个城市每个区都有。他还发现身边有很多中国通,这些外国人如果对汉字学感兴趣,就会从甲骨文开始研究,精通程度足以让很多中文系的中国大学生汗颜。

  有一次参观德国博物馆,在几个中国清代瓷器面前,很多外国人把脸贴到玻璃隔板上,痴痴地研究。那一刻,宋宇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而感动。回到学校,他马上打电话回家,让父母给他寄书,一套三本的《中国上下五千年》。大二暑假,他回到成都,拜了一个书法老师,开始练习隶书。

  因为喝不惯咖啡,每次回国,他都要带上几斤茶。泡给老外们喝时,对方的第一反应是捞起茶叶看看能不能吃。当宋宇给老外讲起中国几千年的茶道时,老外们的嘴巴张成了O形。渐渐地,宋宇身边不少外国朋友也改变了只喝咖啡的习惯,迷上了茶的清香。

  逛德国麦海姆的Luisen公园,在一片绿茵草坪中央,宋宇居然看到了一个两层的中国仿古建筑。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个卖中国茶的“茶屋”。他花3马克点了一杯绿茶,选了个靠窗的位置,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回到了家乡,那个以喝茶、打麻将闻名的城市。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开一间这样的茶馆就好了。”宋宇对自己说。回到学校,宋宇又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再寄一些书给他,其中包括《茶经》、《铁观音》。

  B回家开餐馆

  亏得连员工工资都发不起

  2005年,宋宇回到成都,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在成都开了三家上千平米的高档酒楼。和他同一批出去的同学,一部分已经回到成都接手家族企业,但宋宇的父亲从来没有跟他提过接班的事。

  有一天,宋宇问起父亲对自己前途的看法,父亲的意见是:“去打工吧,到别人的企业干几年,这是不花钱的学习。”

  宋宇却不这么想,看着父母在琴台路上开了20多年的饭店,每天高朋满座,开门就赚钱,做生意难道不比打工好?一个“宏伟”的想法在宋宇脑子中诞生:把川菜标准化,做成像肯德基麦当劳一样,连锁店开遍全世界。

  对于这个看上去宏伟的计划,宋宇的父母除了把20万元启动资金打到他卡上,没有再多过问什么。很快,在成都三洞桥加油站附近,宋宇的豆汤饭配送店开业了。

  宋宇不了解做餐饮的流程,他认为只要想法够新,管理够规范,餐馆没理由不火。但这个观点并没有得到父亲的认同,父亲认为儿子光有从德国人身上学到的严谨,并不能在中国开出一个成功的餐馆。

  一次宋宇和店里的大厨发生了争执,原因是大厨时常偷懒,而且态度不好。宋宇觉得这种人不能用。父亲劝他,大厨不能开,脾气不好,但还有用得着的地方。宋宇听不进去,执意开了大厨。结果,大厨走后,不仅部分菜品味道不如从前,上菜速度也明显受到影响,饭馆生意受到极大影响,生意也慢慢陷入了亏损。

  当第一张亏损的收支账单摆到宋宇面前,他第一次真正感觉到“钱”这个字的分量。亏损最多的一个月有2000多元的赤字,如不是父亲接济,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宋宇喜欢收藏,上万元的紫砂壶买了也不觉得心痛。“然而这2000块,让我第一次对钱有了深入骨髓的理解。”

  C迷上茶经

  想把中国茶馆开到欧洲去

  关了餐馆,又回到原点,宋宇开始思考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业。四处旅行,把脑袋清零后,宋宇发现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从未衰减,那就从自己最喜欢和熟悉的茶开始吧!

  再次把创业计划摆到父亲面前时,父亲摇摇头感叹这是一个陌生的行业,但最终他还是支持了儿子的决定。

  父子俩商议了大半年,最终决定,把家里开在琴台路上23年的一家餐馆关了,改成茶行。宋宇给茶行取名“群贤毕至”,期待着以茶为媒,追求一种“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生活。

  2006年起,宋宇花了一年半时间准备。2008年1月,茶行开门迎客。进门照壁,实木厢房,后院天井,青砖白墙,200多平米的地儿,纯粹的古风古韵。屋里的摆件,都是宋宇开着车从全国各地淘回来的。他还从龙泉山农家淘到一个有几十年历史的石制水缸,把6块钱一桶的矿泉水倒到里面“镇”一下,再烧开来泡茶给客人喝,味道真有点不同。

  受德国手工面包受欢迎的启发,他把手工制茶引进茶行。透明的玻璃小屋内,制茶师现场制作,客人可以欣赏整个过程。茶行也可以为客人量身定做香气、浓淡不同的茶叶。

  宋宇说,他从小学习就很轻松,没有什么事情全身心投入过。这个店目前已投资上百万,家人从来没有对他提过什么要求。但宋宇还是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就像油门踩到贴地,只能往前冲了。”

  当记者问到现在生意怎么样,宋宇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这是一个成本回笼非常慢的行业,不像餐饮。历经生意中多次挫折,他与父亲的交流越来越多了,“现在才知道,父母的话,句句是真金。”

  宋宇现在有个梦想,就是把茶行开到欧洲去。那里有市场、有朋友,可以完成他除去赚钱之外,向世界推广中国文化的理想。

  对话两代人

  □对话父亲

  让儿子做他自己喜欢的事

  宋宇的父亲宋子华今年58岁,已在最近两年处理了手上的生意,过上了退休生活。“知子莫若父,我一直认为孩子在技术领域的天分高于做生意,从未想过让孩子接班,”宋子华说,但如果儿子坚持要做生意,也会尽全力帮他。

  宋子华原是汽车运输公司的一个装卸工,月工资不到100元。宋宇三岁时得了阑尾炎,被误诊后拖成了腹膜炎,上千元的医药费让全家陷入困境。为了给孩子治病,宋子华借了200元开了一家小饭馆,后来开起了高档连锁酒楼。

  宋子华印象中,儿子数学总是考满分;家里几年不走的坏钟,儿子鼓捣鼓捣就修好了。“他在技术方面有天赋,可以在这方面好好发展下去!”但儿子回国后,决心要创业。

  宋子华把创业本金打到儿子卡上,看到儿子一些幼稚的做法,就知道这笔钱打水漂了。“很多道理,必须孩子经历了才会理解。”

  宋子华认为,儿子18岁出国,受德国文化影响太大,德国人的严谨在管理上有用,但营销上不一定好用。儿子第二次创业开茶行时,在装修的三个月,他每天都给儿子见缝插针地讲在中国做生意的“道”,讲变通。但儿子不理解,开业后依旧拿出一套死板的章程来卖东西。“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是80后的通病。”

  茶行开业一年来,宋子华感觉到了儿子的变化。儿子全身心投入经营的每一个环节,营销理念也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变通。尽管如此,宋子华认为,儿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孩子需要的时候,自己会尽力支持,但不会过多干预。“做自己想做的事,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对话儿子

  爱上中国文化爱上茶道

  记者:近期看什么书?

  宋宇:《茶道》、《宜兴紫砂》、《道德经》、《论语》。

  记者:你的财富观是什么?

  宋宇:可遇不可求,要放得下。

  记者:遇到最烦恼的事是什么?

  宋宇:欺骗,几百块一斤的茶被人忽悠成3000多块一斤,关键自己还买了。

  记者:对生活品质有什么要求?

  宋宇:喜欢天然而纯粹的东西,譬如吃10块钱一碗的手工擀面,穿二三十块钱一件的白色T恤,100%纯棉就行。

  记者:目前心境怎样?

  宋宇:试图静下来。

  记者:你现在最珍惜什么?

  宋宇:目前所拥有的一切。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宋宇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