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吴夕帆:从工人到挑起家族企业大梁

吴夕帆:从工人到挑起家族企业大梁

生意场 2009-06-19 15:59:58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初挑女鞋内销重任

  3月4日晚上9:00,成都武侯区簇桥簇马工业园成都依百兰鞋业近3万平米的厂房已经沉睡,唯有一幢三层小楼透出光亮,依百兰鞋业未来的接班人、26岁的吴夕帆一个人独坐在办公室里陷入沉思。

  今年6月,他将带领团队成立独立的子公司,挑起家族企业内销的大梁。过去的一年,依百兰鞋业出口产值高达1.8亿,而内销市场几乎为零,金融危机的冲击,让这个家族决定将经营重心转向内销。“我行吗?我一定行的。”吴夕帆自问自答。远处操场上,厂里一群下班的工人正在嘻嘻哈哈地打篮球,看到这一幕,他突然湿了眼眶:老天,我有多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

  耐克创业神话

  吸引这个调皮逃课的孩子

  因为逃课打架,吴夕帆初二时被家里转到成都市一所私立学校,每年学费数万。每到周末放学,他看到校门口接孩子的林肯、奔驰、宝马停了长长的一串,才知道原来身边的同学家里都很有钱。吴夕帆发现这里的同学讨论的话题非常广,国外旅行、时尚潮流甚至生意经。一天,他路过班长的座位,看到班长把头埋到桌子里读一本厚厚的书。吴夕帆抢过书来一看:《独步全球》。这是武侠小说吗?出于好奇,他把这本书借了过来。

  这是一本介绍全球知名运动鞋品牌NIKE创业神话的书籍。虽然很多地方看不懂,但精彩的商战还是让吴夕帆非常震撼,从此,他的书架上渐渐摆满了比尔·盖茨、巴菲特、李嘉诚等商界名人的传记以及财经、商战类书籍。

  初二开始经商

  到电脑城倒卖电脑配件

  初二的一个周末,吴夕帆把家里坏电脑的主机抱到电脑城去修理。刚到门口,一个做电脑回收的人就叫住了他,“小伙子,你这电脑卖吗?”吴夕帆好奇地跟对方讨价还价,最终以8200元的价格成交。

  第一次拿着这么多现金,吴夕帆战战兢兢地回到家,把空空的主机箱用布遮得严严实实。一个月过去了,父母并没有发现家里的电脑被儿子卖得只剩一个空壳。但为了求个安稳,吴夕帆再次来到电脑城,想把电脑买回来。货比三家,吴夕帆发现只需花7900元,就可以从市场上买回同样配置的所有部件。这么一倒腾,居然赚了300元。此后的周末和节假日,吴夕帆只要一有时间就到电脑城溜达。看到有便宜的好货,就买下来囤着,再加点差价卖给下家。

  吴夕帆高二那年,台湾发生大地震,他的第一反应是:台湾的IT制造业世界闻名,这次地震可能会使内存条涨价,要抓紧时间囤点货。吴夕帆第一次开口向父母借了几千元,再加上自己全部家当,全部购进了内存条。果然,内存条价格很快翻了一番,吴夕帆这一把就赚了一万多元。

  大学不认真读书

  学费拿去开了服装店

  吴夕帆所念的大学,离四川音乐学院很近,他发现学校里的女孩子特别爱打扮,对买新衣服总有源源不断的热情。大一下学期,他和女朋友在川音后门一条偏僻的小街租下了50平米的小铺。瞒着家人,用大二的学费从盐市口泰华商城进回一批货就开了张。

  服装店的生意并没有想象中的火爆,原因是离泰华太近了,大学生们坐校车都可以到泰华,又何必在吴夕帆的小店买呢?吴夕帆决定去广州拿货。他们从广州淘回来的货,总能吸引女孩子的眼睛。老客户越来越多,生意最好的时候,他的小店一天卖了4800元的货,利润就有3000元左右。

  一年半之后,吴夕帆关了这个店,拿着赚来的五六万元,再跟妈妈借了2万元,在泰华商城4楼租下一个15平米的铺子。他为自己的小店装上了刷卡机和液晶显示器,配上时尚动感的音乐。他还成为商城第一家引进短信平台的商家,新款上柜、换季促销总能第一时间告知顾客。很快,吴夕帆把隔壁铺位也租下来,1年后,他的店成为泰华4楼人气最旺的铺子。

  进入家族企业

  从裁料工人干起

  2006年,还没大学毕业,吴夕帆听从父亲建议,进入了家族企业。作为成都第一家装配女鞋流水线生产的企业,依百兰鞋业是成都鞋企里面比较规范的,但吴夕帆一开始却觉得什么都乱七八糟,经营观念也与父辈有很大差异。父亲看到儿子对工厂环境这么陌生,就让他去做工人。吴夕帆从裁料工人做起,每天低着头,不停的裁鞋料,到晚上下班时,脖子疼得抬不起来。就这样,他干了整整三个月。2007年父亲把公司的人力资源管理交给初出茅庐的儿子。

  感到知识不够用

  想去长江商学院深造

  一天,吴夕帆看到一个关于长江商学院的介绍资料,“这不正是我需要的吗?”吴夕帆觉得,自己虽然看了很多书,但要管理好一个企业,需要更系统的思维。吴夕帆把想去深造的想法向父亲说了,父亲开出条件:你必须到南方最好的鞋企去打工一年,我才给你交这38万元的学费。

  第二天,吴夕帆拎着行李就走了。来到广东一家正在招聘的大型鞋企,面试的是储备干部一职,实际是锤鞋工。一双鞋需要敲50下,一天得机械地敲上万下。三十七八度的高温,吴夕帆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工并肩坐在闷热的厂房,一锤一锤地敲打。两个半月之后,家里有急事,吴夕帆回到了家族企业。

  初挑大梁

  从巴西请来设计师攻内销

  广东的经历,让吴夕帆对国内鞋业产业市场有了更深的认识:他打工的那家企业,比成都最大的鞋厂规模还要大上数十倍,工厂里有医院、学校和百货商场,像一个小镇一样。“广东做贴牌生产的企业已经做到了极致,但金融危机一来,照样一片一片的倒闭。”吴夕帆说,必须有自己的品牌,增加产品的附加值,才能做到不看订单吃饭。

  2008年7月,父亲把内销市场的工作也交给了吴夕帆。目前,吴夕帆已经注册了内销市场的商标和品牌,建立了一个近20人的内销团队。他还从巴西请来设计师,设计出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款式,并把新款女鞋放到网上销售,目前已经售出1万多双。

  进入长江商学院深造的计划也没有放弃,吴夕帆正在为通过该学院的考试做准备。“父亲已经61岁了,我必须在这几年内,把自己的实战和理论水平都提升一个档次,才能真正挑起家族的重担。”

  对话两代人

  儿子眼中的父亲:沉着勤奋节俭

  记者:父辈身上什么特质最让你佩服?

  吴夕帆:几十年经商的经验,让父亲看起来永远是那样沉着、老练,好像什么事儿都逃不过父亲的火眼金睛,遇到什么事,父亲都能扛过去。父亲非常勤奋,而且节俭,几十万元一台的机器,一买好几台眼都不眨,而他自己却一直开着一台老掉牙的车。

  记者:在你成长的过程中,父亲给你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吴夕帆:父亲脾气非常好,从小到大,他一方面要求我独立,极少给我零花钱,一方面又给我自由发挥的空间。我中学时候就开始做生意,父亲知道这会影响学习,但他觉得这有利于培养我的实践能力,不但没制止我,还在关键时刻借钱给我。

  父亲眼中的儿子:创意多不圆滑

  记者:您觉得儿子的优势和缺点是什么?

  吴德国:夕帆很聪明,创意多,眼光也很独到。就譬如我们工厂原来有一块空地,本打算建间一排房子,夕帆建议我们改造成运动操场,给工人提供一个运动休闲的区域,有利于留住人才。果然,改成操场后,厂里人才流失的情况大大好转,每个月都可以节约上万元的招聘、培养新员工的费用。他的缺点就是人际关系处理上,年轻气盛,处事不够圆滑。

  记者:您准备什么时候交班呢?给儿子什么样的建议?

  吴德国:先让他慢慢上手,希望用三四年的时间逐步把担子交给他,目前希望儿子在管理和营销方面系统学习,坚持体育锻炼,有一个好的身体。

  父辈创业故事

  双胞胎兄弟联手闯荡造就成都女鞋名企

  吴夕帆的父亲吴德国和伯父吴德庆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从1986年兄弟俩从机关辞职下海起,创业路上经历数次生死攸关的危机,终于在制鞋行业闯出一片天地。目前,依百兰是成都鞋业第一家引进流水线生产设备的企业,年产值近2亿。

  1986年下海之后,兄弟俩在荷花池做鞋业批发挖到第一桶金。1992年,他们投资4000多万,在成都开办了一家电缆厂,在福建建了一个鞋厂。后来,电缆厂遇到挫折,兄弟俩把重心转到制鞋,把鞋厂搬回成都,取名依百兰。

  “我们也是成都第一家引进女鞋生产流水线的企业,”吴德国说,但没想到设备弄好了,本地没有工人会做,沿海工人又不愿意回来;设计师不适应,设计出来的鞋也不适合流水线生产。“连续三年,年年亏损,”吴德国说,当时他们甚至想过,是不是要走回手工制鞋的老路。

  经历了四年的痛苦摸索后,2005年,吴德庆找到了核心战略合作伙伴——全球女鞋贸易商巨头派诺蒙。依百兰与派诺蒙确立合作伙伴关系后,派诺蒙派驻7个代表,全面参与了依百兰的生产管理。

  和派诺蒙合作的第二年,依百兰的产值就从2000万升到值8000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给我国鞋业带来全面冲击。然而,依百兰却在严冬中逆势而上,去年年产值飙升至1.8亿元。厂内现有的5条女鞋生产线正加足马力生产;与此同时,依百兰位于温江、总投资3亿元的新厂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之中,建成之后,将新增16条生产线,成为西部名列前茅的大型制鞋企业。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吴夕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