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丁磊:不能把企业当儿子养 当猪卖

丁磊:不能把企业当儿子养 当猪卖

生意场 2009-06-19 18:01:04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抛售200万股网易股票套现7000万美元

  来自互联网FinanceAsia.com网站的报道称,6月11日夜,网易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丁磊出售了200万股美国存托股,套现7316万美元。

  丁磊出售的200万股美国存托股(ADS),占网易发行股份总数的1.6%,大约为该公司股票一天的交易量。最新提交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至2008年3月,丁磊持有网易46.3%的股份。

  自称要养猪、玩陶瓷的首富,套现后又想玩什么呢?

  关于方法论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记者: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知道自己是首富的?心情怎样?

  丁磊:挺不踏实的,因为那时我才32岁,当时我是在出租车上,一位朋友发短信告诉我的。不激动,因为我不知道别人有多少钱,这个首富是别人给我评选的,所以感到很茫然。当时我也不知道这种排行榜有多大的影响。

  记者:给你生活带来什么改变?

  丁磊:没有改变,只不过很多时候朋友之间会拿来调侃。

  记者:你拥有巨额的财富,但你出门连个保镖都不带,你不会害怕吗?

  丁磊:绑架是个社会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不是首富才存在,很多富豪都有。我没有保镖,我觉得保镖会干扰生活。我的家人也很理解我的做法,因为当钱超过一定数量的时候,就只是一个数字,人一生能花多少钱,我花掉的钱还没有我捐掉的多。

  记者:财富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丁磊:意味着我对股东和员工创造企业价值的能力。至于我个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每天去想这个问题多累,不如把事情做好。

  记者:你会不会关注国内的资本市场?

  丁磊:没有,我从来没有买过国内股票。

  记者:能概括一下你的方法论吗?

  丁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成绩的时候不要太高兴,有挫折的时候也不要太难过。这句话是我29岁,网易在美国上市的时候,有人问我,我讲过的一句话,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过这样的想法。

  关于养猪

  什么是高贵的,什么是低贱的

  记者:说说养猪吧,一个互联网富豪高调喊着去养猪,去改变行业形态,很多人都说你这是自负,怎么看?

  丁磊:养猪这是过去农业社会最高的一种生产活动。你觉得连一个农民都去养猪,我去养猪,这叫自负吗?

  我只是讲了一个大真理。但是你知道吗?全中国人民对我这个事情的看法,从记者到一些人,无知啊,甚至是悲哀。

  大家会说我自负,甚至说我养猪是作秀等等,甚至还有人说,是不是因为互联网利润太薄了,你转移注意力去养猪。

  这些无知都是建立在对农业生产特别不了解,所以我感觉到悲哀啊。

  记者:你那么高调宣布自己要干这事,却又不进行解释?

  丁磊:很多事情就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养猪这个事情是我去参加人大代表会议,看审计报告的那个农业的章节,我说政府欠关注,我关注了一年,决定自己要办一个养猪场。

  我是有勇有谋去讲。本来不开那个会,猪场我都开始动手做了。

  中国人有的时候想问题,是倒着来的,他认为养猪是一个传统的工作,是一个又脏又臭的工作。这工作由我这个高科技的,又有文化又有钱的人讲出来,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在我眼里,360行,不要觉得自己那一行特NB,我们和农民挑粪浇菜,你觉得有很大的差别吗?我觉得没差别。都是提供产品,都是让消费者满意。

  他理个发5块钱10块钱的,我提供一小时游戏,才收费4毛钱。我只是利用互联网让规模无限放大而已。

  所以,我们打内心对这个劳动生产方式有一个歧视,什么东西是高贵的,什么是低贱的。

  记者:我们到现在还把互联网英雄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

  丁磊:对,悲哀嘛,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记者:所以丁磊去做邮箱,丁磊去做网游,和丁磊去养猪,本质没有区别。

  丁磊:有的时候啊,坦白讲也需要这样一些悲哀的人存在。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去考虑问题,还不累死了?

  关于网游

  学习的无趣才导致娱乐的有趣

  记者:你的公司现在最赚钱最核心的产品是网游,但这是一个在今天中国非常受争议的行当。

  丁磊:第一证明了娱乐产品对今天中国年轻人强大的吸引。第二,我们要学会怎么做一个产品制作者,怎么让用户在体验你的作品时能够寓教于乐,能够学习到生活的美学、生活的哲学、生活的教育。

  再说了,如果今天中国电影工业很发达,假设比好莱坞还发达,每隔三五天就有一个好电影,那电影院肯定是爆满,那年轻人肯定是隔三岔五就去看电影。

  记者: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因为社会不健全,中国年轻人因为没别的可干,所以就只能去玩网游了?

  丁磊:还有一个原因,我们讲到青年,总是说要去学习,但是你觉得在中国学习有趣吗?正是因为学习的无趣才导致娱乐的有趣,所以学校也应该在寓教于乐上多做一些探索。

  记者:前两年,当陈天桥成为首富,有家长说他的财富建立在中国一代年轻人沦落的基础上,你收到这样的评价么?

  丁磊:(无比坚定)没有,我也不会。我坦白说,不能把网游产业妖魔化,(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个行业里有些人抓住人性的弱点去做一些不择手段赚钱的事情,但其实不单是游戏产业,在奶制品行业,如果你不关注自己产品,也会把自己毁掉。出问题的是产品,而不是行业。

  你不能放弃自己的价值观。我们是做产品的,我们要有自己的基本信仰。

  记者:你不觉得现在我们上网上得太多了,我们真的需要么?

  丁磊:对啊,但上网只是一个选择,好比街道上到处是卖烟卖酒的,但他们不会强迫你,只是给有需要的人一种选择。

  记者:你有过不上网的时候么?

  丁磊:不上网还是有的,很多天不上网都是有的。就是去正常生活,可以没有网络。

  互联网,还有游戏产品,只是提供一种选择。很多人上网的理由不过是两个:第一是这世界变化快,你一个星期不上网,你不会知道甲型H1N1流感都这样了。还有一个就是说中国人喜欢上网沟通,你看老外喜欢开party,动不动开一个home party,轰趴,但是中国人从来不轰趴,所以就呆在家里上上网,聊聊天,看看电视。生活方式不一样。

  关于放弃

  享受生活而不是征服生活

  记者:网易始终贴着丁磊的标签,你现在还是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代替你去管理?你还是放不下吗?

  丁磊:大家都很年轻,都在学习,为什么要放下呢,是为了放下而放下吗?还是有一个更合适的人值得你放下?他可以比我做得更好,但事实上后者是不存在的。

  记者:网易走到今天,哪一步是最困难的时候?你想到放弃?

  丁磊:董事会不支持我的时候,2001年9月11日晚上的董事会,因为财务误报他们希望我辞职。我后来就服从董事会的安排。但我觉得在任何一个岗位上都能为企业做贡献。

  记者:在2001年的时候,你确实想过卖掉网易?

  丁磊:是的,但“把企业当儿子养,当猪卖”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在《基业长青》里就清楚地说明:企业真正存在的价值就是为股东、员工、消费者、合作伙伴创造价值。所以说你做出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不要损害到股东、员工、消费者、合作伙伴的利益。

  当你把企业当猪卖的时候,你的股东可能会开心,但你的合作伙伴是不会开心的。就算企业为了业务发展的需要选择了合并或被人收购,但也不能伤害以上四个群体的利益,而且一个都不能少。

  记者:电信广告里,你穿着登山服,你会拿多少时间去旅游呢?

  丁磊:不固定,有时间就去走走,但我去的都不是一些名胜古迹,是一些山清水秀的地方,因为我比较热爱自然。

  记者:怎么不像有的企业家去登山?

  丁磊:热爱自然,热爱生活,享受生活而不是去征服生活。

  据南方人物周刊

0
+1
1
+1
文章关键字: 丁磊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