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富二代”廖韦佳的故事

“富二代”廖韦佳的故事

生意场 2009-06-19 10:22:40 来源:生意场

  “小天鹅”温磬的一家子

  小天鹅火锅的创业成功堪称重庆餐饮业的一个传奇,其现任集团总裁何永智更是赢得“火锅皇后”的美誉。如今,小天鹅集团创始人廖长光、何永智夫妇已到知天命年岁,而他们的独生女儿廖韦佳也已在美国求学7年。对于企业接班,两代人并不急于求成。“小小天鹅”廖韦佳在越洋电话里告诉记者,她目前准备向国际传媒业发展,她以留学美国为背景写作的纪实作品预计今年秋季在国内出版。而父母对女儿的期望则是:只要能学到真本事,这个“窝”早迟是她的。

  “富一代”廖长光:曾下乡做过8年知青,1982年与妻子何永智创办小天鹅火锅。现为重庆小天鹅投资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是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政协常委。

  记者面前的廖长光50出头,身板显得非常硬实。提起宝贝女儿,他的脸上荡漾起笑意,虽然小天鹅集团掌舵人的交接班问题还未提上议程,但女儿的聪明、美丽、独立、进取,以及全面的素质和良好的教养,让他对女儿本人及企业的前景都充满信心。

  廖长光告诉记者,对子女的教育,他们家有自己的主张。为了避免女儿沾染上独生子女家庭常有的娇生惯养、依赖性强等毛病,也为了避免他们打拼的这个商人圈子的一些不良习气可能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在女儿上学一直到出国前的10来年时间里,他们都是把她以全托的方式寄宿在老师家里。因此,女儿从小就很独立懂事,读书也很勤奋。廖长光介绍,那段时期正是小天鹅从创业起步到发展壮大的关键时期,他们陪伴女儿的时间很少,对女儿的宠爱也不多。女儿在外语学校住读初中的几年里,他们也只去开过一次家长会,其余都是保姆代替。但女儿很理解父母创业的艰苦与辛劳,曾经在一篇作文里饱含深情地请求“妈妈,你歇歇吧”,令老师十分感动。

  廖长光说,女儿初中毕业去美国时还不到16岁,是独自提着两个大箱子去的。在国外,女儿得到了多方面的锻炼,事无巨细,收放自如;无论是在国内企业还是国外大公司实习锻炼,都尽心尽力,获得很高评价;利用课余时间打工体验生活,第一次挣到50美金就不忘给爸爸妈妈买礼物寄回,认为意义不同;着装虽买名牌,但从来都是等到圣诞节打折最低时……廖长光说,让下一代了解父辈创业的过程与艰辛其实对孩子的成长很重要。他们本是1982年以3000元的价格转手将一处房产卖出去净赚2000多元后,花500元在当时重庆最热闹的市中心八一路买下一个16平方米的小门面,开始做火锅餐饮的。

  “记得当时她外婆抱着出生不久的廖韦佳,让她用小手摸着那叠厚厚的人民币不住感慨:我活了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钱,这都是你爸妈费力挣的呀!这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廖长光自诩不是一个好工人,却是一个很好的商人,凭着天分和悟性,善于捕捉很多商机,而在女儿身上,他认为这种天分已经上了一个层次了。他透露,他们夫妇俩曾非正式地与女儿聊到过接班的话题,女儿很懂事地表示:如果爸妈非要她来接管企业,她也可以回来,但是目前她对国际传媒业更感兴趣,希望今后能成立自己的公司,检验自己的能力。廖长光非常支持和尊重女儿的想法,并一再告诫女儿:“肯定会有坎坷,但不要因挫折丧失意志,只要100%努力了,失败了还可重来。”“富二代”廖韦佳:廖长光、何永智夫妇独生女,现年22岁,小天鹅集团董事局成员,1998年前往美国求学,先在洛杉矶读完高中,后进入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学习国际工商管理,刚毕业。10月,将到洛杉矶学习国际传媒专业。

  下个月我就要转到洛杉矶去了,新学院在世人瞩目的好莱坞旁边,我感到离自己童年的梦想又近了一些。西雅图是一个美丽宁静的海湾城市,我在这里生活了7年多,要离开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对这7年多的经历,我写了厚厚几大本日记,现在以它为蓝本,创作完成了一部28万字的纪实作品,书名还没定。去年国内有一部反映英国留学生生活的自传体电影《时差七小时》,给了我一些启发,我写的这本书不是自传性的,一共写了3个出身中产家庭的中国女孩在美国成长的故事,她们一生中的花样年华给了这个遥远而富庶的国度,生活在别处也有不同的人生滋味。

  初中毕业就到美国求学,是我自己坚决要求的。那个周末一家人聚在餐桌前吃饭,妈妈问我为什么每次司机送我到外语校,总要求把车停在远远的角落,自己走进校门。我无言以对,但心中明白,我不愿就这样做一个骄傲的公主。从小跟我生活时间最长的是保姆,然后是巴蜀小学的黄老师、郭老师和成都盐道街小学的李老师,直到初中在外语学校住读。记得李老师家只有两间房,我和她女儿住一间,厕所是一层楼共用,每天清晨第一件事就是倒痰盂,每天的零食就是一块饼干。我从来没有体会到书上描写的有钱人家的奢侈享受,我父母在我心目中就像一个国营工厂的书记厂长一样普通。

  我终于意识到父母财富的意义,就是给我将来的发展创造了一个较好的平台,这就是我中学时就选择出国的主要原因。其实在我比较小的时候,父母就有意让我参加公司的一些会议,接触经营管理的内容。不过我童年时有个梦,就是要成为明星。那时我能歌善舞,经常主持学校的大型活动。进了华盛顿大学后,我担任了中国留学生学生会副主席,每年圣诞、春节等活动都是我组织和主持。我心目中的偶像是美国黑人脱口秀女主持奥普拉·温弗瑞,她缔造了一个无人企及的传媒帝国。她是我的方向。

  接班和继承这个题目太严肃了吧?哈哈。我有一个美国同学,读大学时父亲给了他一辆车,当他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父亲要他分期付款还买车的钱,而他也爽快答应了。中国人好像不会这样,感情大于金钱。最近几年我每天都要给妈妈一个电话,以前是每周一次,因为她自从车祸后身体一直不太好,而在前几年我没有回过一次国,现在每年至少回家一次。我好想为妈妈分担一些压力,将来我肯定要回国来发展,说不定还要带个洋女婿来哟。

6
+1
4
+1
文章关键字: 廖韦佳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