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潜伏者李炎的双重镣铐

潜伏者李炎的双重镣铐

生意场 2009-06-19 08:35:06 来源:中国企业家

  李炎是一个精于政商关系、善于经营人脉资源的资本高手。腾中收购悍马会不会演变成一场闹剧?现在看来,资金短缺还是腾中亟需解决的问题。在收购悍马的紧要关头,长袖善舞的李炎被套上了资本和政府的双重镣铐

  46岁的李炎是一个谜。即便在他突然发动了一起针对悍马汽车的惊世并购后,媒体依然无缘一睹其真容。李炎控股的华通系旗下的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下简称,腾中重工)究竟为何方神圣?是潜伏在水下的巨兽?还是借机炒作另有所图?

  这是一张我们并不熟悉的面孔:留着山羊胡子,沉默寡言,神情淡然。

  过去的一周时间,本刊记者始终在追寻李炎的踪迹。当全国各地的媒体涌入四川,想要对腾中重工和幕后买“马”人一探究竟时,李炎选择了继续隐遁。现在,所有问题的答案只掌握在一个人手中。所以,你需要知道:李炎是谁?

  李炎旗下的旭光资源(0067.HK,又名四川眉山芒硝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李炎又名索朗多吉,四川内江人,登记住址为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会景阁44楼4402号。2001年,李炎完成四川大学企业管理研究生课程,并于2004年完成四川电子科技大学管理卡学以及工程研究生课程,为高级工程师以及高级经济师。自2003年,李炎开始担任政协四川自贡委员,2005年出任自贡海外联谊会第三届副主席。据称,这些名头并不能让这个四川男人心满意足。

  虽然起家于自贡,但在自贡的商圈里,李炎的名字并不响亮。外界对李炎的评价最多的是“不爱说话,比较低调”。

  李炎信佛。他在四川荣县斥资数千万兴建了白云寺。经商之余,世界各地搜罗文物也是他的爱好之一。2005年,李炎在成都兴建了华通博物馆。其中,尤以陶器和字画深得李炎的青睐。

  从自贡以路桥起家至今,李炎先后涉足了路桥建筑、机械、化工等产业领域。通过一系列扩张和兼并的背后,将不同的产业包装上市,是他这十几年真正的事业。在熟知的人看来,与踏踏实实做实业相比,李炎明显对资本更为热衷。这种热衷,或许源自于国家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金融体制改革。

  与其他的民营企业家一样,李炎同样无法逃脱国家金融政策调整带来的伤筋动骨。1999年,国务院下令全国统一取缔农村合作基金会,非正规的金融受到严厉打压。彼时,李炎旗下的华通路桥顿时陷入绝境。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这么缺钱。”李炎曾对自贡一位相识如是感慨。最困难的时候,李炎的办公室里连开水都没有,一片霉气。

  在资金寒流呼啸而至的前夕,1998年,李炎开始着手推动旗下的华通木业(一家生产楠竹地板的木业公司)赴港上市。结果证明,李炎为此交了一笔昂贵的学费。不仅上市未果,华通木业的经营状况也日渐低迷,终以关门告终。李炎因此元气大伤。有人估计,彼时李的损失可能上亿。眼下,华通系旗下的旭光资源定于6月16日在港挂牌,融资数额将近15亿港元。在殷殷等待十余年之后,李炎终于等到了来自港交所的钟声。

  除了低调,在周围人的眼里,李炎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目前的华通控股董事长张志刚被视为李炎的左右手,在李炎启动上市计划时将张志刚招揽麾下。张曾开玩笑称,自己每天的收入有一万元。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李炎的御人之道。

  但不管如何,在走出自贡之后的兼并扩张和产业腾挪中,李炎之所以能得心应手、进退自如,与其得力助手的辅佐密不可分。

  在外界看来,此次收购悍马,也并不是李炎一个人的独角戏。诸如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的介入,或许能为这出“蛇吞象”增加不少筹码。

  一个有意思的注脚是,尽管被传与瑞士信贷的高层颇交情,但熟知李炎的人士称,李并不会说英语。“要是会英语就不会做得这么大。中国有几个有钱人是有文化的?要想成功,首先要具备基本的素养,这个素养不是你念了多少书,关键是你善不善于把握机会。这种机会就包括身边的朋友、社会资源和背景。准确地讲,李炎应该算是一个比较有运气的人。”该人士告诉记者。

  收购悍马会是李炎运气的延续,还是终结?

  翻云覆雨的护身符

  实际上,从2008年开始,围绕悍马,就先后传出不少收购“绯闻”对象,其中包括印度塔塔汽车、马亨德拉汽车公司等,吉利、长丰(被广汽重组)等中国汽车厂商的身影也若隐若现。

  《中国企业家》入川辗转采访一周之后,幕后主角李炎的面目渐次清晰起来。这是一个以修路技术工人的身份下海、据传手握50亿资产的民营企业家。他的坎坷经历程与一般的民营企业家并无二致,只是以实业起家的李炎早已经厌倦了艰辛。不管是机械重工还是化工新材料,在李炎看来,那只是产业躯壳,他更加倾慕于资本的力量。包装不同产业的公司并实现上市,是他收购扩张的最终动力。

  在李炎的商业履历上,并不乏收购兼并的先例。从自贡市以四川华通路桥起家之后,他曾收购自贡木材厂、自贡化工厂、眉山芒硝公司(即将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又名旭光资源,0067.HK)等不同行业的企业。作为此次悍马的收购方,腾中重工也曾先后收购广元建筑机械集团、新津筑路机械厂、甘肃兰通机械厂等。这些企业均在华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简称,华通系)的掌控之下,而李炎正是整个华通系的实际操盘者。

  与地方政府娴熟的政商关系、广泛经营各种人脉,被外界视为李炎能在产业并购中翻云覆雨的护身符。

  在李炎一手打造的华通系版图中,可谓人才济济。在其2004年8月收购的眉山芒硝中,行政总裁张大明曾经担任四川省体改委主任;独立董事张颂义,曾担任过摩根士丹利亚洲高级顾问、新浪(SINA.NSDQ)董事,在加入芒硝之前曾担任摩根士丹利亚洲并购分拆组董事总经理兼任亚洲资源及纪检组的联席主管,以及美国美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等等。李炎的人脉广众可见一斑。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坏消息的到来。“现在,并购处于僵持状态,进展不大。”6月12日,某位熟知收购事件的刘川(化名)告诉记者,“他(李炎)没有多少钱,腾中重工也一样。”

  一贯以擅长资本、政府关系运作著称的李炎团队,反而在收购悍马的紧要关头,被套上了资本和政府的双重镣铐。

  从“不差钱”到“很差钱”

  在6月2日收购悍马的计划被披露之后,媒体对此事的热衷令腾中重工和整个华通体系有些措手不及。

  “之前他可能也考虑到有这种关注,但没想到会这么强烈。”一位与李炎熟识的自贡市朋友杨川(化名)称,“但别人如何评价,可能对他不会有太大影响。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不做。关键看对企业有没有帮助,这才是最重要的。我认为他(李炎)也会这样想。”

  更让李炎无法预期的是,原本万无一失的融资计划,如今却因地方政府的旁观而濒于流产的境地。

  《中国企业家》调查得知,早先腾中重工方面预计收购悍马的资金为3.5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按照之前李炎与成都市政府达成的有关协议,以悍马国产后落户成都为条件,成都市政府将为腾中重工提供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担保。

  其余的14亿,其中华通系高层出资7亿,此外,华通系旗下的德阳新材料的一个风能项目在海外1亿美元(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也将用做收购资金。

  如果事情如预料进展顺利,这起收购或许会迎来政府和企业双赢的结局。

  到了2009年5月底,在精心铺垫了一年之后,腾中重工方面已经难抑兴奋之情。在并购消息公布的约10天前,腾中重工某高层私下向一位有业务往来的合作方透露,近期腾中重工将会宣布一起轰动的收购计划。“当时我没当真,也没往心里去。”该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直至6月3日腾中重工的网站上挂出该消息,他才恍然大悟。

  但在6月5日,原本与李炎结盟的成都市政府却改变了初衷,因为成都市政府有一种被李炎愚弄的感觉。因为,这一天,李炎突然向成都市政府提出,希望政府提供的融资担保能够从10亿元增加至16亿。“李炎根本不懂游戏规则。他没有诚意。”刘川告诉记者,成都市政府“很不满意”,对李炎的态度急转直下。

  然而,鲜有人知道,李炎不是没诚意,而是没办法有诚意。因为在李炎的盘算中,他发现自己的处境在不知不觉中由“不差钱”转变成“很差钱”。

  变故出在海外融资的1亿美元无法用于并购。“在海外融资的1个亿美金,如何使用在海外是要受监控的,本来是要做风能的,怎么能拿来买悍马呢?”刘川称。而华通系高层到底能否拿得出7亿元,现在似乎也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而令成都市政府犹豫的原因还在于,关于悍马收购后的国产化时间,腾中重工方面迟迟无法给出准确的时间表。出于对并购前景的忧虑,成都市政府不得不沉默以对。

  “他到底多久能拿过来生产?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五年?对当地政府来说,说不定到时候领导都换届了。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刘川调侃道。

  除了地方政府的冷淡之外,华通方在国家有关部委也碰了钉子。

  “在媒体没有炒开之前,国家没有说不批也没有说批。腾中重工跟悍马没有把具体的协议签下来,给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看,政府就不敢支持他。国家发改委规定,买海外的汽车资产,必须把发动机、变速箱等重要的部件引进来,腾中重工说拿过来,那美国同不同意拿过来?你拿什么给国家证明,你能把发动机和变速箱拿过来?”

  “李炎这几天急了。找朋友,找美方,找外资。”刘川告诉本刊。李炎眼下正在四川省内四下奔走,正在着力挽救这一场陷入危险境地的资本游戏。

  华通模式

  在收购悍马遇阻的背后,李炎及其一手打造的华通系的经营瓶颈已经隐隐浮现。

  种种迹象表明,发迹于四川自贡的李炎,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迅速将产业做大,与其对政府关系和产业政策的熟练运用不无关系。

  2001年左右,李炎开始将产业的重心向德阳转移。在德阳市招商引资的招引下,李炎凭借PPS(聚苯硫醚)项目成功地吸引了德阳方面的注意力。此前,这个项目由自贡一个濒于倒闭的化工厂惨淡经营,之后李炎将技术人员全部引进,并将该项目投产到德阳。

  据知情人士介绍,腾中重工的这一举措甚合德阳市政府的心意。为此,德阳市政府无偿提供了400亩地,水电路“三通”全部由德阳承担。另有一说法认为,除了土地之外,德阳市政府还给了李炎一部分的启动资金(约2000万)。四川省发改委和省科技厅也给他一部分资金和政策的支持。

  天时地利人和,李炎似乎没有停顿脚步的理由。一路下来,华通系版图先后横跨路桥(华通路桥)、木业(华通木业)、化工(芒硝、PPS)、机械(腾中重工)等领域。而几乎每一个项目的运作,都能享受到当地政府一定的优惠。

  这种优惠体现在工业园的兴建。据了解,目前华通系的工业园在成都双流、成都新津、德阳等地均有涉及。“从他自身的规模来说,没必要搞这么多的园区,好好把一个园区打造好就能做了。他可能还是从运作的角度去考虑的。”杨川告诉记者。

  而在这个实业王国的背后,李炎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资金的诉求。“他做的项目都跨度很大,有很大的差别。他其实是认定以资本为主,因为要走资本市场这条路,所以用不同的产业来实现它。”杨川分析道。

  显然,腾中重工也是其着力打造的另一个资本平台。这个平台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扮演好“御马”的角色,以实现华通系向汽车产业的延伸。截至本刊发稿时,尽管买“马”案仍悬而未决,但不可否认,这可能是李炎最“处心积虑”的一次收购行动。

  他首先弥补的是腾中重工在汽车业务上的空白。2008年上半年,腾中重工向中国重汽下了一笔大订单,一次性定购了200台车。

  “当时我们都不太相信,这么大的单子有很多都是骗子。”中国重汽成都分公司的工作人员回忆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中国重汽与腾中重工方面进行了初步接触。出乎意料的是,腾中重工不但没有欺骗中国重汽,而且还慷慨地一次性付清了600万定金。“这家公司还是很有实力的。”上述人士放下心来。

  在此之前,腾中重工还兼并了成都华锐特种车辆有限公司,以获得改装车生产资质。至此,腾中重工解决了“出身”问题。

  2009年2月底,腾中重工又向成都市经委提请申报了“大企业大集团”资质,获批。据悉,获得该资质的企业将得到政府在能源保障、项目用地等方面得到鼓励和支持。

  另有一个关键的细节是,国际投行的牵线搭桥,也对这起收购起了催化剂的作用。据悉,在以往的资本运作中,华通系掌门人与瑞士信贷高层颇有交情,而后者与花旗银行的老总亦交好。巧合的是,花旗恰恰是悍马的财务顾问。

  在与成都政府交涉的同时,李炎并没有将赌注押在一处。早在今年3月份,李炎与悍马首席执行官吉姆·泰勒一行就曾赴德阳进行过实地考察。在成都市政府拒绝了李炎16亿的融资要求之后,华通方面还向德阳政府提出了10亿元的融资要求。

  这对一心希望引进悍马国产项目的德阳政府来说,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德阳市没有那么多财力,德阳市财政收入才多少钱?不可能给他(李炎)那么多钱。”而据本刊记者获知,德阳政府已连续数天开会,研究投资事宜。

  “第一,首先要了解,收购悍马实际上是以腾中重工的名义接手,并不是腾中重工出钱;第二,一旦收购成功,国产的时间还不确定;第三,目前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是什么态度?第四,这是比较敏感的问题了,李炎,也就是华通系,到底是想把这个项目放在德阳还是成都?把这几个问题搞清楚了,就真相大白了。现在成都市政府关注的就是这几个问题。”在成都市经委某官员看来,也许很快就会到水落石出的时候。

  (应采访对象的要求,报道中所涉及部分人物要求化名)

0
+1
3
+1
文章关键字: 李炎 腾中重工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