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香港“小超人”李泽楷成功故事

香港“小超人”李泽楷成功故事

生意场 2009-06-18 14:30:51 来源:北方网

  新年伊始,香港首富李嘉诚之次子李泽楷便在业界投下两大重磅炸弹:一是被指有意收购曾经是香港唯一财经报纸的《信报》;二是由李泽楷掌控的电讯盈科(简称“电盈”)在去年宣布收购香港第四大电信运营商SUNDAY之后,免费推出3G测试服务,为期半年——业内估计,此项“测试”耗资将高达1亿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电盈拥有的固网在香港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业内人士分析,如果收购《信报》成功,再加上对3G网络平台的运作,李泽楷将建立起全方位的香港传媒帝国。

  说起“小超人”李泽楷,与传媒业颇有缘分,当年“倒卖”卫视业务,显示了他的高深财技,并一举成名;随后再次染指传媒业,巨资购入香港电讯,此举使其公司陷入债务危机,但他居然能再次化险为夷,通过复杂的资本运作摆脱了债务困扰,并借此奠定了香港固定电话网络和网络电视业务的霸主地位。

  倒卖卫视小试锋芒

  早在15年前,便有人指出,李泽楷意欲建立传媒帝国,他的“第一桶金”也与传媒概念有关。

  1987年,21岁的李泽楷从美国斯坦福大学结束了他的电脑工程学的学业,进入加拿大一家投资银行从事电脑工作。1990年,在投行做了4年打工仔之后,李泽楷回到香港,在他父亲的和记黄埔旗下做一名普通职员。

  传记作家陈美华、辛磊在《李嘉诚全传》中披露,在这段日子里,李泽楷曾向父亲抱怨薪水太低,还不及他在加拿大投行时的1/10,是集团内薪水最低的,甚至抵不上当地的清洁工。而李嘉诚则对他说:“你不是,我才是全集团最低的!”——当时李嘉诚从集团支取的薪金不过5000港元,在当时的香港,这个待遇大约相当于一个资深的菲律宾佣人的待遇。

  究竟是什么诱因使得李家二公子屈居于低廉待遇?外界普遍猜测,当时他看好卫星电视这一概念,打算以此为突破口,开创出自己的事业。

  当时,香港有无线、亚视、有线三家电视台,背后均为大财团,无线的老板是邵逸夫,亚视后台是林伯欣和郑裕彤;有线的后台则是著名世界船王包玉刚与郭炳湘(香港大亨郭得胜之子)新鸿基地产组成的财团。

  据传港府原打算把有线的牌照发给李嘉诚旗下的和黄,后者由于在巨额投资方面犹豫不决,导致牌照被竞争对手拿去,由包玉刚旗下的九仓有线传播公司获得。但是和黄早在1988年2月,便和中信、大东合组了亚洲卫星公司,向全亚洲进行电视广播,李家并不打算放弃卫视业务。

  1991年起,李泽楷被指派开展集团的卫星电视业务。他接手卫视业务后,更是通过各种渠道,积极推动香港政府进一步开放这一市场。在李泽楷的运作下,卫星电视的业务声势浩大,其用户遍及从汉城到孟买的广大亚洲地区。

  但是由于港府的法规限制,李泽楷的卫视业务一直无法突破市场限制,例如港府限制他向香港用户提供粤语节目,而且禁止收费。根据有关资料显示,当时李泽楷采取了激烈的手段,一方面向港府施压,一方面采取措施向竞争对手发起积极进攻,最终导致和九仓公司董事局主席吴光正(包玉刚女婿)产生嫌隙,双方相互采取对立措施,禁止对方的业务扩展至自己的势力范围。

  当时两家公司的斗争几乎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当年《壹周》杂志曾分析说:九仓计划竞投的有线电视及第二网络,预算投资额达55亿港元,而和黄的卫星电视计划,投资亦达30亿港元以上。可以说,在此情形下,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怀疑,李泽楷非常有意愿进入香港的传媒市场,建立自己的传媒帝国。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李泽楷在把卫星电视做得轰轰烈烈之后,却毫不犹豫地一转手就卖给了世界传媒大亨、澳大利亚新闻集团的默多克。

  1993年7月26日,新闻集团宣布,向和黄及李嘉诚家族购入卫星广播有限公司63.6%的股权,一半以现金支付,一半以新闻集团的股份支付。据行家估计,这一进一出,李泽楷净赚近8亿美元。从今天的眼光来看,李泽楷的生意经实在高明------因为迄今为止,卫星电视还没有出现任何赚钱的苗头!这或许是默多克有史以来最为失败的一次并购,外界估计,正是这次失利,导致他后来在李泽楷香港电讯并购案中支持李的对手新加坡电讯公司。

  在新闻集团宣布收购卫视业务次日,香港《经济日报》发表文章,评价李泽楷“后生可畏”,“为和黄集团及其父,带来近30亿港元利益”,并且认为李嘉诚望子成龙的心愿终于得偿。

  高价并购险入僵局

  对于李泽楷来说,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借助传媒概念,不但赚得盆满钵满,更借此东风顺利当上和黄集团副主席。然而李泽楷性格的叛逆成分使之偏偏不愿意呆在父亲的荫护之下。

  早在其当上和黄集团副主席之前,他就已经宣布成立私人公司“盈科拓展”,准备单飞。1993年8月,荣升和黄副主席反而加速了他离开父亲的怀抱。1994年1月,盈科正式开业,迁到香港中区万国宝通广场38楼。当时一些坊间传闻,李氏父子可能闹不和。

  但作为父亲,李嘉诚并没有过多阻挡,只是提醒他记住两件事:一是“树大招风,要保持低调”;二是“做事要留有余地,学会利益分享”。随后的事实证明,李嘉诚的这种儒商之道对儿子的事业指导是相当具建设性的。

  李泽楷在单飞之后,首先开始涉足房地产行业,并小有斩获。1994年5月,透过盈科斥资5亿多港元,收购新加坡上市公司海裕亚洲45.7%的股份,成为海裕的最大股东,实现在新加坡借壳上市,并将公司名称改为盈科亚洲拓展;与日本地产富商堤义明和新加坡政府,联合发展白沙浮商业城。年底,盈科又投得北京地铁工程中的一个项目,并透过海裕间接控有了香港鹏利保险。

  1998年6月,李泽楷又成功游说港府兴建“数码港工程”,免费从中获得64英亩土地的独家开发权。眼光独到的李泽楷颇有乃父之风,乘着当时“新经济”盛行,匆忙收购香港的一家小型上市公司信得佳,注入数码港等若干资产,于1999年8月将其重组为盈科数码动力公司上市。当时这场IPO引起全港轰动,市民争相排队认购,股价从起初的1元多爆涨27倍,李泽楷从中募集到24亿美元------而在当时,这家公司几乎还没有任何收入。

  一时间,李泽楷的“小超人”呼声甚高,风头十足,远远盖过其兄李泽钜。

  有了充足的资金之后,李泽楷又对传媒概念动了心。2000年3月,李泽楷动用巨资,从大东电信手中购买香港最主要的电信运营商香港电信,改称电信盈科。

  不过,这一次的并购却差一点成为李泽楷的滑铁卢。

  拥有香港电讯54%的股份英国大东电讯,为了集中力量在欧洲发展,准备卖掉手中的股份。由新加坡政府控股的新加坡电讯瞄准时机,首先向大东电讯发出邀约,而李泽楷也看好香港电讯,急调120亿美元财团信贷,与新加坡电讯进行厮杀,只不过这一次,昔日的合作伙伴默多克转向为新加坡电讯撑腰,个中理由不言自明。

  最终李泽楷虽然凭借高昂的报价胜出,但是市场普遍认为,李泽楷付出了过高的代价,背上沉重的负担——这种看法也导致随后电盈的股价一再疲软。

  据媒体披露:当时仅购并的顾问费便高达1.3亿美元,相当于盈动1999年全年业务收入的6.5倍。而盈动当时账上现金仅为6亿多美元,120亿美元银团贷款产生的利息,加上贷款的管理费和手续费,给盈动带来了巨大的负担。李泽楷甚至不得不出售当时香港电讯公司中盈利最好的移动通信业务,以换取澳洲电信向盈动注资。

  但是李泽楷没有料到的是,盈动的股价一降再降,使澳洲电讯在和他们的谈判中不断加码,而盈动几乎毫无招架之力,被迫于10月13日和澳洲电讯达成协议,让出更多的股权和利益。经过复杂的债务重组,电盈虽然负债累累,但终究还是完成了融资过程,进入稳定的运营期。

  经过几年稳定的运营,电盈的业绩开始逐渐回升,2004年以来开始不断有好消息传出。2004财年电盈首次转亏为盈,净赚16.38亿港元,这令公司高管的神经不再紧张。

  与此同时,内地固网巨头网通看上电盈,并与之联姻。网通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固网供应商,双方在宽带服务(宽频电视、宽带上网和黄页等)、房地产物业开发和移动通讯业务方面的合作取得了一致共识,网通大手笔花10亿美元入资电盈,这使得李泽楷逐渐摆脱了窘境。

  醉翁之意在套现?

  2005年,随着债务问题的减轻,加上网通的入股,以及电盈业绩的好转。李泽楷开始了新的并购计划。这一次,他瞄准了香港的一家小移动运营商SUNDAY公司。

  作为香港4家拥有3G移动牌照的运营商之一,SUNDAY是惟一尚未开通3G电话服务的运营商。6月9日,当SUNDAY董事总经理BruceHicks宣布推出商用的3G无线通行数据卡时,大家都非常关注它何时才会正式推出3G移动SIM卡。但Bruce无论如何也不愿透露,他面带狡黠,声称也许两周后会见分晓。

  不出一周时间,答案便水落石出。6月15日,电讯盈科正式宣布,斥资19亿港元全面收购SUNDAY。

  这次收购由于SUNDAY小股东的反对最终没有顺利实现,但是电盈已经绝对控制了SUN-DAY的3G业务。随后不到半年时间,便如本文开头所述,电盈借助SUNDAY推出了免费的3G服务(注:电盈本身没有3G移动牌照)。几乎是同一时间,电盈的高层证实,李泽楷将以私人投资方式收购香港《信报》。

  这些复杂的动作背后,难道真的是李泽楷想建立强大的香港传媒帝国?还是想故伎重演?将旗下传媒业务再次打包卖出?

  后一种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就在今年春节期间,以美国新桥投资为首的财团,宣布向新加坡挂牌的盈拓股东购入25%盈拓股权,涉资9.9亿港元,并且拟将盈拓私有化。业界分析,如果此举成功,则新桥将持有电盈5.75%股权,成为电盈第三大股东。

  李泽楷是电盈最大的股东,同时也是盈拓的大股东,因此新桥的举动令人不禁再次想到李泽楷是否有意淡出电盈。虽然李泽楷声称不参与这次交易,也无意减持所持有的电盈及盈拓股份,但李泽楷面对新桥欲私有化盈拓的行为,在自己无法套现分文的情况下,竟然表示“欣然同意”,实在耐人寻味。

  不过,现在要见李泽楷一面相当有困难。香港的记者朋友们已经很久没有在公开场合见过李泽楷了。本来股东大会是最好的见面场合,每年其父李嘉诚都会抽出近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和记者无所不谈,可是李泽楷本人似乎没有这种耐心。作为董事会主席,他连续多年缺席电讯盈科的股东大会,以致于一些小股东愤愤不平地说,香港有关机构应该出台政策,禁止公司董事连续3年缺席董事会。

  李泽楷究竟怎么想?或许要等到最后时刻的到来。

3
+1
3
+1
文章关键字: 李泽楷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