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生活 > 淄博富豪花样生活的4个符号

淄博富豪花样生活的4个符号

生意场 2009-06-17 08:41:59 来源:人民网

  短短10多年工夫,富豪们的眼界和品味就有了质的蜕变。

  富豪们可以从容地面对西餐厅里彬彬有礼的服务生,晶莹闪烁的水晶灯以及动辄上万的餐费,他们经常因为应酬端着茅台或五粮液在觥筹交错间喝得一塌糊涂,也可以在某个夏日的傍晚开着最新款的奥迪、奔驰或宝马,直奔淄博某个地摊,光着膀子,抡起啤酒瓶喝个畅快淋漓。

  虽然在聚集财富的方式上千差万别,但在一些生活方式上,淄博富豪们却有着一致的取向。在这里,我们截取了富豪消费的4个方面,以此描述其对生活的态度。

 ——衣——

 两万元皮鞋VS不识名牌

 “你可以不知道阿里郎,但你必须知道阿玛尼。”这是在淄博富豪们中间流传的一句话。“穿不穿不要紧,知不知道才重要。”

  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场合,休闲装甚至运动装通常是富豪阶层周末衣着的首选。此外,富豪们一般还有某种收藏的乐趣。淄博纺织界一位大佬,就有搜集各式墨镜的爱好。

  据说,第一次出国时,这位纺织大佬花巨金买回一箱名牌西服、衬衣和领带。这些舶来品不但自己穿,他还送给亲友,为的是让他们看起来也像个“成功人士”。然而,在那个对电子表都十分稀奇、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干洗”为何物的年代,这样的消费显然已经跨越了单纯的“时尚”二字。

  接近这个阶层的人可能知道,“国产或者意大利品牌的西服袖子上还留着商标”的富豪写生照已属过去。在他们那里,与名牌西服相配的各种奢华的配件,一应俱全,且相当有品味。

  但这绝不代表富豪们忘记过去,很多时候,在他们的办公室里,你照样可以看到20年前的钢笔或10多年前当工人时的工装。

  要说富豪阶层在穿着上的奢华程度,本报曾经接触到的一位民企老板,其脚上就蹬着一双在香港买的近两万元的皮鞋。而据说,这双皮鞋,在北京燕莎需要近6万元才能买下。

  与上述一类富豪相比,下面一类富豪的打扮,似乎更能显现出淄博特色。

  这一类富豪,辛苦打拼全力以赴工作,几乎没有多少私人休息时间。如今即使腰缠万贯,但名牌服饰对他们来说则太显陌生。他要么不消费,要么胡乱买上一些,放在衣橱里很少使用。

  更多时候,他们愿意穿着打折甚至廉价的衣服四处攻城略地,把辛苦赚来的钱一下子押到自己中意的项目上。

  ——食——

  高级酒店VS光膀练摊

  曾经用勺子喝咖啡的尴尬和面对繁华喧嚣的无所适从,如今在富豪们身上已找不到任何踪影。

  短短10多年,富豪们的眼界和品味就有了质的“蜕变”。富豪们可以从容地面对西餐厅里彬彬有礼的服务生,晶莹闪烁的水晶灯以及动辄上万的餐费,他们经常由于应酬端着茅台或五粮液在觥筹交错间喝得一塌糊涂,也可以在某个夏日的傍晚开着最新款的奥迪、奔驰或宝马,直奔淄博某个地摊,光着膀子,抡起酒瓶喝个畅快淋漓。

  沂源一家上市企业老板就是背着家乡酒瓶闯四方的一代富豪。“只要能上酒桌,合同就有戏,只要端酒杯,企业就会有效益。”

  10多年的时间,成百上千个这样的老板以个体开拓或者群体兼具的特征,在“东突西进”的同时,也把“山东人酒量大”的印象输送到每一个角落。而据说,这也从一个侧面诠释出在淄博几乎每个区县都有酒厂的原因。

  不过,这样的开拓在赋予他们成果的同时,也让他们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几乎没有健康的,这不是吃几个海参就能补回来的。”所以,富豪们对酒爱恨交织。这群人要么滴酒不沾,要么依赖成命。

  创业时饥饱不定的生活也使得大多数富豪患有不同程度的胃病。据上述沂源老板介绍,由于长期在外吃饭,他的口味特别重,这也是他特别喜欢吃咸鱼、臭豆腐、咸菜的原因。

  相对于更多是为了“应酬”的吃饭,富豪们更喜欢和家人围在一起吃馒头、喝稀饭。然而,更多时候,繁忙的工作经常使得这样的愿望无疾而终。

  富豪们都对田园式的生活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们有时候喜欢领着朋友、带着家人去吃几个再也简单不过的土菜。而当客商登门时他们则一本正经地系上领带,用豪车把客人带到当地最豪华的酒店。

  ——住——

  私人庄园VS“狗儿子”

  像国内很多有钱人对房地产和土地保持着无与伦比的热衷一样,淄博富豪们也摆脱不了这样的俗套。

  因此,在所处小城到中心城区再到周边海滨小城,几乎都有他们的房产。虽然遍地是房产,但他们绝对不是居无定所,家不一定很大,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空间,那里可以整齐地摆放着十几年不动的各种各样的书籍,也或许仅仅只放几盘交响乐。

  当然,对待文化的东西,有的富豪是打内心里喜欢,而有的则仅仅把其当做一种炫耀的摆设。

  他们不会像山西煤老板一样一掷千金,也不会像温州商人们那样拿着算盘精于算计,买房子对于他们来说更多是兴之所至。“因为喜欢所以购买,所以赔了赚了基本与他们无关。”一名从事房地产开发的淄博富豪对本报称。

  所以,在淄博,厌倦了公园旁边高层建筑的富豪要么把目光瞄向远离闹市区的别墅,要么在某座山上建一座类似宾馆的建筑,美其名曰“X X庄园”。比如,汇源老板朱新礼(当然,在一些富豪榜上,他已被归为北京富豪)就在其汇源工厂的山腰上有座供家人及亲属使用的庄园,这座庄园平常人很难靠近,这应该属于私属领地。

  对更多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淄博富豪来说,儿子或者在打拼事业或在海外,女儿太小,而妻子又不想再生。于是,在他们家中,养一条忠心耿耿的藏獒或者其他猎犬(必须是纯之又纯的品种),就像是一名家庭成员,被当做儿子一样养着。

  这些动辄数万元买来的“狗儿子”,即使有人出到十倍的价钱他们也不卖。理由很简单——并不缺钱。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