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叶莺:柯达不是最后那朵玫瑰

叶莺:柯达不是最后那朵玫瑰

生意场 2009-05-31 15:38:50 来源:生意社

“柯达女神”转会环保企业,避谈在柯达就职期间功过得失

 

  生于北京,1948年跟随父亲前往台湾,叶莺的年龄应该在60岁以上了。但是岁月似乎眷顾她,沉浮于商海的她腰杆笔直、神采奕奕。

  在5月4日的发布会上,叶莺精心打扮了自己。“我穿的是白色套装,蓝色底衬,佩戴了蓝色的珠链———”而蓝白这两种颜色,正好是叶莺的新东家纳尔科(NALCO)LOGO的标志性色彩。“为了体现中国元素,那天我还穿了红色的高跟鞋,鞋跟是蓝色的,与我的项链共同衬托纳尔科的背景色。”叶莺总是如此将自己的女性品位和职场身份巧妙结合。她对记者细细描述自己当天的衣着,末了又用惋惜的语气补充道:“可惜好像没有人注意到。”

  5月4日,曾被誉为“柯达女神”的叶莺挥别了她供职12年之久的柯达公司,正式出任美国纳尔科公司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主席。叶莺的加盟,让纳尔科这个此前在中国并没有多少人听说过的名字,一夜间出现在各大媒体的显眼位置上。

  记者—外交官—企业高管

  “我曾有三个梦想。”叶莺的三个梦想是舞蹈家、记者和外交官。时至今日,提及舞蹈家这个最初的梦想,叶莺仍有遗憾:“可能慧根不够或者天资不足败下阵来。”而她的后面两个梦都实现了,并且每一个梦都熠熠生辉光芒四射,她还在自己未曾料到的更为广阔的舞台上施展身手———那就是商业女强人。

  叶莺1948年生于北京,毕业于台湾大学,获得过文学及国际关系学学士学位。大学求学期间她就已经在台湾、日本的电台和电视台担任记者。

  “采访时认识了许多政治家,于是我就想,为什么我自己不试试政治家生活呢?”她参加了美国的外交官考试,并且高分通过。

  她的第一次职业转舵由此开始。

  上世纪70年代初,叶莺加入美国政府,先后担任美国驻缅甸大使馆和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政治处官员。

  1982年,叶莺加入美国商务部,先后在广州、香港担任商务领事及美国在台协会商务组组长,随后任美国驻华使馆公使衔商务参赞。

  作为记者,她成绩卓越,访问过各国政要,其中包括1979年首次访美的邓小平、李光耀,还有当时的美国国务卿。

  而作为外交官,叶莺是第一位,也是到目前为止惟一担任过商务参赞的女性。她至今仍保持着美国外交界职位最高的亚裔女性的位置。

  但似乎,叶莺的精彩刚刚开始。1997年,叶莺空降柯达。2002年,她又创造了一个新的第一———出任柯达全球副总裁,成为第一位出现在世界500强企业高管岗位的华裔女性。

  “柯达女神”的12年沉浮

  刚刚加入柯达的叶莺促成了一件大事———“98协议”,这一协议让中国境内除“乐凯”之外的感光材料生产企业均被纳入柯达旗下,而柯达为此付出12亿美元的并购代价,成功阻击了原本称霸中国市场的富士胶卷。叶莺曾经乐观地表示“这是骄傲的包袱”。

  2003年,同样是在叶莺的斡旋下,柯达与乐凯胶片联姻,柯达以1亿美元现金和其他资产换取乐凯20%的股份。凭借这一结盟,两者的市场份额合计超过国内胶卷份额的70%以上。

  但在喜气洋洋的高歌猛进中,柯达正面临着一波竞争的暗流———数码影像的兴起。随着无需胶卷无需冲洗的数码相机走进千家万户,柯达的雄心落空了。而叶莺当年为柯达在中国立下的赫赫战功,也因此被人指责为“逆潮流”。

  为了自救,柯达开始了艰难的转型,并于2007年中断了与乐凯原本该有20年的姻缘。但柯达对于模拟影像与数码影像共存共荣的判断太自信了,做出转型的决定太迟了。而战功卓著的叶莺与柯达的缘分也已到头。

  对柯达这个老东家,叶莺反复用“伟大”二字来形容。而对于在柯达12年的功过得失,她拒绝做出任何评论:“中国有句话叫作‘盖棺论定’,成败不应该由我来评判。”

  放弃高薪开始环保征程

  “父亲的过世或许暗示我应该开始一个新的旅程。”叶莺说,而她的这个“新旅程”自转投纳尔科开始。

  叶莺两个月时母亲过世,父亲此后再未续弦,独自将女儿抚养成人。父亲是对叶莺一生影响最深远的人。去年9月份,年逾九旬的老父逝世,让叶莺重新检讨一生要走的路,以及余生还可以做什么。

  不久,另一际遇也让她有所触动。作为沃尔沃的全球董事,叶莺赶赴瑞典开董事会。“沃尔沃董事会主席对我说,你回去后一定要告诉大陆的朋友们,他们不能再盲目争取经济的发展,因为这对于环境的破坏太厉害了。”

  这让叶莺在离开柯达时,放弃了更优厚的选择,而投入纳尔科旗下———因为这是一家“绿色的”公司。

  “有很多公司可供我选择,包括金融、奢侈品、保险服务……在这其中,纳尔科比较特别。”叶莺说,“在加入这家公司之前,我是认真做了功课的。纳尔科拥有水、能源及空气的专业处理技术,是一家从事环保的公司。”

  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学业还是事业都所向披靡的叶莺,惟有化学这门功课是她学不好的,可她从商后的两家公司都和化学密切相关。“纳尔科和柯达一样,都是精细化工公司,但我以前化学老是不及格。”她笑说。

  当被问及对于未来公司业绩是否有既定目标时,叶莺直率地回答:“我上工刚刚两天,如果说有,那也是骗你的。”

  ■ 对话

  “最后一站一定在中国”

  从柯达全球副总裁的位置下来,到纳尔科这家并不知名的公司工作,叶莺的跳槽让许多人觉得有些奇怪。5月7日,当记者提及这个问题时,叶莺表示,中国需要这样的环保公司。柯达不是她停留的最后一站,这家公司同样也不是,但她最后一站一定在中国。

  记者:你曾经说过柯达这艘大船处在风暴中,而你作为水手之一,绝不会弃船而逃———现在柯达这艘船驶出风暴了吗?转型完成了吗?

  叶莺:现在柯达仍在风暴中。所不同的是,几年前只有柯达这一条船在风暴中,现在几乎所有公司都被卷入风暴,金融危机已经是一场海啸,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有翻船的危险。

  柯达不幸中的幸运是四年前已经开始转型,否则今天这艘船进去的水和遭遇到的困难会更多,危险也更高。

  柯达的转型基本上完成,所以我才会无怨无悔地离开。只是柯达运气不好,碰上了金融风暴,我不敢说柯达一定能走出风暴,但是希望老公司能够等到风平浪静再度起航的那一天。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作出离开柯达的决定的?你的离开对于柯达,特别是柯达中国,会有什么影响吗?

  叶莺:下定决心是在今年年初。柯达现在的模式已经健康成熟,加上我们的本地化做得非常好,不同业务部门基本上可以稳健运行。

  记者:纳尔科吸引你的是什么?是不是这家公司让你个人有了更大的提升空间?

  叶莺:你是说钱吗?(笑)如果是为了钱,我不会加入这家公司。因为有人出了更高的价钱。个人空间我也没有太大考虑,我人生走到这一步,已经不需要太去想名与利。如果图名的话,可以说我已经有了。如果图利的话,父亲走了我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一个人能吃多少,能穿多少?

  简单来说,我选择纳尔科,是因为这家公司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这样的公司。

  记者:你过去曾经说过柯达不会是你的最后一朵玫瑰,那么纳尔科呢?

  叶莺:也绝对不是。只要一息尚存,必须从吾所好。但我的所好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需求的改变而转移。

  记者:你曾经当过记者、外交官和跨国公司高层,哪一种职业最具挑战性?

  叶莺:三种职业都刺激,都有挑战性,都好玩———如果再活一次,我还会走同一条路。虽然行业不同,但它们本质上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沟通。

  记者:您如何平衡工作和私人生活?

  叶莺:这个问题是我最没有资格回答的。这方面我没有及格。倒是在大使馆工作时,有很好的平衡,周末的时候去打打高尔夫。但是自从经商,球杆都生锈了。

  记者:考虑过退休吗?

  叶莺:我从没想过退休。人的喜好不一样,有的人以为清闲是一种享受,但对于我来说却不是享受。我现在的毛病总是觉得时间不够。最近想的多是———人生苦短。

  许多人说急流勇退,但我觉得这句话本身就有问题,急流之中能不能退并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也许退一步就会被水冲走。

  记者:工作这么忙,您还有时间享受平常的快乐吗?比如逛街购物、听听音乐之类。

  叶莺:逛街?有啊。我逛街都是见缝插针,比如在欧洲开会,等车的时候路边有个小店很不错,我就进去逛逛。但这不是那种目标非常明确的逛街,我逛街比较随心所欲,看见什么喜欢了就顺手买下。

  记者:您喜欢什么风格的衣服?能用一两句话概括自己的着装品位吗?

  叶莺:我喜欢简单的衣服,越端正越好。正儿八经。领子该翻好就翻好,扣子该扣就扣。

  记者:听说您谢绝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机会———因为那份工作需要您去欧洲就职?

  叶莺:是的。我的根和心在中国,我的最后一站一定是在中国。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名人访谈 叶莺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