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档案 > 陈邓华
陈邓华档案

陈邓华:买股票,当“股东”

  “这世上还有这等新鲜事?自己的钱委托别人投资,这股票还真该去研究研究了。”那年夏天,面对这火爆的股市,陈邓华下了这个决心。10年后,陈邓华以上海中发电气(集团)总经理的身份与上海电力部门联合参与了上海电表厂的资产重组,“上海中发”获得了我国最大的仪器仪表制造厂之一、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上海电表厂责任有限公司的控股权,陈邓华兼任常务副董事长。

  享受股东待遇

  1990年6月,陈邓华来到了上海,照例是到杨浦、闵行等工业区去拜访客户,去领略市场行情。但是,这次来上海,百乐门大酒店里的氛围完全变了,餐厅里,邻桌的客人谈论的全部是陈邓华听不懂的“股言股语”;电梯里,晚上还会有上海人提着一袋袋钱来叩门,问是不是有股票要卖?一次,陈邓华请他们进来,细细问了个明白,这时,陈邓华感到:一种全新的融资、投资形式将进入我们的生活。

  陈邓华开始和住在百乐门大酒店的深圳“过江龙”们套近乎了,从中开始了股市的启蒙:上市公司发行股票,其融得的资金是一笔永远不需要还本的资金,真像一道“免费的午餐”。

  “我应该先做别人的股东,将来让别人做我的股东。”陈邓华暗暗下了决心。

  “先做别人的股东”,为了最大程度降低投资风险,陈邓华为自己的股票投资定了两条原则:一、只买“带电”的股票,因为是同行,比较熟悉行情,又有利于业务开拓;二、开始买入越少越好,因为经验不足。

  1990年7月,陈邓华又一次来到上海出差,就先到西康路101号静安证券业务部以375元一手,买入了“真空电子”股票,拿了这张“花纸头”(当时是现券交易),陈邓华就跑到了“真空电子”公司,以股东身份要求了解公司经营状况。在此以前,他刚刚系统地看了有关股份公司的书籍。“真空电子”公司办公室真是像模像样地接待了这位上海话说得不流畅的股民,认真地向他汇报(真是汇报的样子)了公司的经营状况和发展规划。临分别,还说了一句,像你这样认真的股东,我们还是第一次接待。

  陈邓华乐了。这一个小时的接待,让他获取了无数商机。哪个企业目前在搞什么,需要电器配套;哪个企业目前在上什么新项目,有什么新产品……陈邓华暗暗好笑,花这三百多元买信息还买不到哩!股票这玩艺儿真好!

  很快地,他又买到“飞乐音响”、“飞乐股份”股票各一股,又去上市公司享受了一会儿股东待遇。当时上海股市,“带电”的股票就这几个,否则的话,陈邓华真的会每家都买。

  摇身一变为“大股东”

  1992年春天,当股潮一波又一波地在上海滩涌动时,陈邓华的“股东”难做了。第一,股价不仅日长夜大,而且证券公司人山人海,陈邓华没空去排队;第二,即使买了“带电”的股票,因为上海股市已经实行“无纸化”交易,没有了“花纸头”,在“带电”的上市公司当“股东”有点麻烦。

  手里捏着“飞乐音响”、“飞乐股份”的“花纸头”,望着天天看涨的股价,陈邓华也不为所动,这不仅是因为这“花纸头”越来越少了,更重要的是这“花纸头”能证明他是最老的股东之一,在上市公司当“股东”,一定会受到尊重。

  这时,陈邓华听到了这样一则信息:小平南巡后,我国的股份制改造加快了步伐,全国各省市自治区都有一批国有企业纳入股份制改造试点,发行股票后,将陆续在上海、深圳上市。

  陈邓华更关心的是上市公司是否发“花纸头”?当时,各地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都是印制精美的“花纸头”,一俟到上海深圳上市进入托管期后就进入电脑。于是,陈邓华利用全国出差的机会,到各地“带电”的准备上市的公司购买内部职工股,这时,他再也不是买“最小单元”了,而是大笔大笔地买。买入“花纸头”后,陈邓华又以“大股东”的身份与上市公司接触,不仅获取了大量信息,还交上了不少同行朋友。

  1997年,陈邓华开始进入了股市的大面积收获期———“带电”的内部职工股陆续上市了,几倍于投资的回报成了陈邓华在上海创办公司的原始积累。

关键词